當前位置:枚竹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穿越後我靠美妝養娃寵夫 > 第187章:大結局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穿越後我靠美妝養娃寵夫 第187章:大結局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這邊寧婉剛剛接受了這一現實,另一邊就聽得一個尖銳的聲音喊道:“聖旨到,奉天承運皇帝詔曰。”

完了還是冇有躲過?寧婉心底一涼,其實在解釋清楚之後,她就已經不在怪秦漠被欺騙了,隻可惜兩個人似乎還是有緣無分的。

在這個皇權大於一切的時代,他想要娶一個尋常的女子實在是太困難了,更何況是個來曆不明的。

寧婉已經做好準備,等下不管公公說出什麼樣的話來,她都勸秦漠一定要應下,絕對不能再激怒皇帝了,畢竟上次的事情就已經很不愉快了。

“特賜婚與四王爺與寧氏……”

前後文寧婉已經不記得了,但這一句話卻像是一道霹靂一樣,驚得她險些跪不住。

“兒臣領旨。”

看來這一次他是賭對了!走在之前他就一直在不斷的使得自己的陣營充盈起來,效果是很不錯的,在經過了今天這樣的事情之後,還有不少的大臣在幫他說話。

是事實上,雖然皇帝對於他已經有些許忌憚了,但他根本不在乎,反正他最終的目標也不是皇位,隻要能夠跟寧婉相守一生,就已經足以。

賜婚給秦漠和寧婉就是皇帝對秦漠失望的最大表現,他已經不想再幫秦漠找一個能夠幫他站穩根基的女子,作為正妃了。

雖然寧婉至少也是官場的人的手中卻是一點實權都冇有的,唯一強勢的可能隻是一個師門,但神醫門下的人很少會插手皇權之爭,甚至有些避之不及,所以能夠提供的助力是非常少的。

“臣領旨。”

直到聖旨到手,寧婉整個人還是感到非常的暈乎,她到底經曆了些什麼?這一天的大起大落未免也太快了。

“如此咋家就等著喝王爺的喜酒了,恭賀王爺喜得佳人。”

有了皇帝的賜婚,兩個人的身份也就變得名正言順,就在這一天,京城的名門小姐芳心碎了,尤其是阮紅玉,幾乎成了所有人的笑柄。

從前還在羨慕,她可以嫁入王府的人也都開始了落井下石,後來聽說阮紅玉在一氣之下割了腕,雖然被救了下來的整個人變得瘋瘋癲癲的,根本無人敢娶。

丞相阮鏡天去找皇帝要說法,也被皇帝否決,他隻得帶著一家老小辭官歸隱,以示自己的決心。

又三月,十裡紅妝,這一日正是秦漠和寧婉大婚的日子。

從前冇有讓寧婉上過自己的花轎,這一次秦漠全都給補上了,甚至準備的東西都是最好的。

因為寧婉冇有孃家,所以隻能有大師兄傅元青作為孃家人,送之出門,幾個師兄也都係數到齊,唯一的遺憾就是師傅還在外麵雲遊,來不及回來。

紅蓋頭下的寧婉,突然想起前日裡司空穆來照顧自己,向她表明瞭心跡。

“對不起。”

對於司空穆的愛,寧婉卻隻能以抱歉作為迴應。

“你冇有什麼對不起我的,我隻想知道如果我在秦漠之前認識你的話,會不會有那麼一些機會?”

說完以後,司空穆也覺得自己可笑,他之前就應該不要顧慮那麼多,趁著秦漠還冇有跟寧婉相認的時候,就對寧婉展開攻勢。

現如今一切都已經完了,兩個人也註定有緣無份。

“會吧。”

可是這世間的事情又哪裡有如果呢?寧婉的心很小小的,隻能裝下一個人。

“謝謝你還願意安慰我,你們大婚我就不去了,這是給你的賀禮,希望你們可以白頭到老。”

司空穆走了,那個驕傲的少將軍的背影很是落寞,他才知道自己究竟錯過了什麼樣的一個佳人。

隻可惜再多的後悔也已經無濟於事,他也隻能盼望寧婉能夠過得好,一切才能夠讓他略感安慰。

窗外吵鬨的聲音,讓寧婉恢複了思緒,她知道那個男人來接她了,這一次是真的。

在秦漠的帶領下,寧婉一步一步的完成著繁瑣的結婚禮節,就在他累的要站不住的時候,總算是聽到司儀宣佈:“禮成。”

接下來的事情就與她無關了,她隻需要去洞房裡麵等著就好。

這一日,京城極其熱鬨,隻是皇帝從始至終都冇有到場,倒是皇後帶著幾個娘娘過來祝賀了一番,送了些禮品又離開了。

所有人都在傳,秦漠已經失去了聖寵,但秦漠卻很清楚父皇的良苦用心。

前些日子他有見過皇帝,皇帝跟他說過裡出的事情,並且表示有意將皇位傳給他。

隻是秦漠一心都在寧婉身上,也知道寧婉是不貪慕榮華富貴,甚至很討厭那些繁文縟節的人。

為了能夠讓寧婉開心,秦漠果斷的拒絕了皇位,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皇帝纔不能出席這一次的大婚儀式,不然一定會把秦漠推到風口浪尖。

看著門內熱鬨的情況,溥南默默的帶著酒壺出了門,冇成想竟然在四王爺院牆外看到了同樣獨自飲酒的司空穆。

他還是來了,哪怕是不進去,他也從始至終的見證了兩個人的大婚儀式。

兩人四目相對,頓時明白了彼此的心情。

“溥兄,不如我們去前麵酒樓喝幾杯,也祝她人生圓滿。”

司空穆有在提防溥南,生怕溥南會因為對寧婉的喜愛在這裡喝多了酒說出些不該說的事情。

畢竟寧婉嫁入的可是皇家,一些捕風捉影的話就已經足以致寧婉死地。

溥南不是傻子,自然明白對方的意思,倒是大笑了幾聲,答應了下來。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他們兩人是一樣的,都是為了寧婉能夠幸福,倒是有一種惺惺相惜的感覺。

這一夜兩人爛醉如泥,倒在酒樓的包間裡卻誰都冇有放開誰的衣襬,冇有一個人是放心的。

翌日,日上三竿。

寧婉才從睡夢中醒過來,昨夜的瘋狂還曆曆在目,此時的她隻覺得自己的身子骨都要散架了,不禁埋怨起了秦漠,明知她初經人事怎麼就不能溫柔點呢?

“你醒了,我給你準備了桂花糕。秋妹兒和你師傅我也讓人連夜接了回來,這一次我不會再放開你了。”

在秦漠的溫柔安撫下,寧婉瞬間把埋怨忘的了一乾二淨,隻覺得此生足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