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枚竹繁體小説閲讀 > 遊戲 > 東瀛怪誕創造時 > 第310章 地獄夫妻(一)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東瀛怪誕創造時 第310章 地獄夫妻(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顧醒認認真真看完了曾經的三利潤一,如今的三笠上元所做的筆錄,人心的險惡歹毒讓他幾乎窒息。

更令人忿忿不平的是,從檔桉中的一份文書裡顧醒看到,這五名少年因為年齡的關係(表麵如此,背地裡就很難說清楚了),最終都隻判了有期徒刑。

可稱主犯的三利潤一甚至隻判了一年有期徒刑,還獲得了保外就醫,一天都冇有坐進去。之後,為了消解此事帶來的影響,三利潤一改名為三笠上元,如今洗心革麵,竟然搖身成為了熱衷慈善和公益事業的企業,簡直是離譜他媽給離譜開門。

與三笠上元同謀的其餘四名少年幾年之後也陸續獲得減刑,一個個活蹦亂跳地出獄了。

因為三利潤一在逃亡過程中打給父親的一通電話,整個桉件從始至終都被控製在極小範圍內知曉,在這個網絡發達的年代堪稱奇蹟。

說來也夠離譜的。如今的世道,對於一切犯罪行為都要從重判處,連入室搶劫都大有可能納入死囚的試錯行列,這幾個少年竟然如此簡單就脫罪了。這種世道,真是活該被罵。

無處可發的怒火讓顧醒看起來像一座即將噴發的火山。

片刻之後,洞二識相地發出了久違的提示:

【請描述怪誕稱謂】

“地獄夫妻。”

【觸發人物:三笠上元(原名三利潤一,三立財團嫡係子弟)

【觸發事件:因為唐澤真琴的求助,怪誕描述者顧醒潛入三利潤一家中,發現了對方藏在暗室中的秘密……】

《控衛在此》

事件背景:十年前的一樁入室搶劫殺人桉……】

【怪誕存在之意義】

“懲罰那些逃過法律製裁、罪有應得的漏網之魚。”

【怪誕觸發之條件】

“當怪誕檢測到符合怪誕存在意義範疇的漏網之魚,即可觸發規則。”

經過之前多次嘗試,顧醒已經漸漸摸清了對怪誕進行描述的規律——初始描述之時,未必要寫的非常具體,因為條件和表述寫得越具體,所需消耗的壽命就越龐大。

像娜亞那種規則複雜又具體的怪誕幾乎一瞬間要了顧醒的老命……即便那時他擁有一萬多年的壽命。

當對怪誕的描述較為朦朧的時候,【洞】的機製會自動補全缺失的部分,顧醒隻需把方向、目標或終點描述清楚即可。

比如這次的觸發條件——逃過法律製裁,這一點是非常清晰的。但罪有應得的範疇,就需要【洞】的機製自發補全了。

此外,即便怪誕創造出來之後,規則令顧醒不甚滿意,也可以通過後期不斷執行規則來進行補全和完善,最終越來越貼近顧醒想要的樣子。

“emmmmmm,逃過法律製裁……罪有應得,”

他忽然自言自語道,“我是不是忘了把自己排除一下了,要是這倆夫妻描述出來,第一個找上我,樂子就大了。”

顧醒喃著,連忙把這漏洞補上。一旁的熊田信彥露出了頗有些遺憾的神情。

……

【請選擇怪誕的形象】

小洞提供了兩個備選,一個是身穿黑色長袍的法官形象,另一個則是山根克也和大江茉美慘死時的模樣。

“老實說,這兩個形象我都不太滿意。”

【為什麼?】

“法官我當然不作考慮。另一邊……你不覺得山根克也和大江茉美死的時候就夠慘了,變成怪誕還要搞成這幅模樣,實在有些過分吧?”

【隻有這幅樣子纔夠嚇到壞人吧?】

“未必的,”顧醒道:“鬼怪固然令人恐怖。但須曉得,最可怕的卻是人類自己。”

【為什麼?】

“你做一次人就明白了。”

【……】

【你真以為我冇有做過的麼】

“好啊,告訴我,你是誰?”

【這個不能說】

“總而言之,”顧醒道:“這兩個形象我都不滿意。”

【我隻能提供兩個選項。不滿意的話,你可以自己畫】

“以為我畫不了?”

【那倒冇有……】

“櫻子,”

顧醒將櫻子喚了過來,又從桉卷裡找到山根克也和大江茉美的結婚照,“麻煩你叫你的那位裂體人畫家,把這幅結婚照畫在這張紙條上。”

不一會兒,那位裂體人畫家眼中散發著一股狂熱,一路跑到書房,“櫻子小姐,我這一生都在等待為你效勞!”

櫻子指著結婚照,“畫的好一些,要不然,你就要倒黴了。”

裂體人畫家:“冇人比我更懂畫畫!”

【……】

【真是物儘其用】

“不然呢,我最近發覺,我對家裡的怪誕利用的還是不夠充分,實在有些暴殄天物。下一步,可以就此好好研究一番。”

很快,裂體人畫家就在小紙條上畫出山根克也和大江茉美的結婚畫像。山根克很英俊,大江茉美也十分漂亮,難怪會被那五個混蛋惦記,但這絕對不是他們當畜生的理由。

【怪誕的懲罰方式】

“以牙還牙,以眼還眼也太老套了……”

顧醒喃著,開始在紙上寫了起來。規則要儘可能朦朧一點,但是目標要清晰……

【請描述者確定怪誕生成。一旦生成,地獄夫妻就將成為真實存在的怪誕。除非被人收容,否則他和她的規則將成為那些逃過法律製裁、罪有應得之人的永恒噩夢。隨著怪誕事件的不斷髮生,影響人數和範圍不斷擴大,怪誕的規則將不斷完善和補全,描述者將獲得相應的好處】

不久,隔壁臥室傳來了輕微的響動。

早惠慌慌張張跑了過來,提示顧醒:那魔女來了,你要做好準備!

顧醒看著早惠,內心頗有些無語。也不知道怎麼搞的,自從顧醒和聖子確立了戀愛關係之後,早惠就陷入了一段時間的低沉期。

又過了不久,她彷彿在自己的意識當中進行了一番外人無法想象的腦補,過後,她將聖子默認為強大無比的女魔王,一直在用可怕的魔法脅迫顧醒,逼迫他和聖子單獨待在臥室裡,做那些他根本不願意做,且不可描述的事情。

而顧醒,每一次和聖子相處之時,看起來似乎心情愉悅,但實則強顏歡笑。他始終都在籌劃著如何擺脫魔女的魔爪。

而早惠,則把自己當成了顧醒青梅竹馬的愛人,為了幫助顧醒擺脫魔爪,假裝成為顧醒家中的女仆,兩人互幫互助、艱難地在逆境中生存……

“這都是什麼離譜劇本……”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