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枚竹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龍鳳大劫難 > 第五百三十三章 強烈警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龍鳳大劫難 第五百三十三章 強烈警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第533章《龍鳳大劫難》強烈警告

聽到老男人走出去的腳步聲遠後,楊潔麗才慢慢平緩情緒站起來。

所幸的是與老男人的扭打和被兩保鏢踢打,冇有造成她身體實質性傷害。

雖然是大受了驚嚇與身心傷害,但當她抬手看到自己兩指甲縫裡,夾雜著鮮血與皮肉,心裡馬上暗暗高興起來……

她停住了悲傷哭泣,拖著有些疼痛的身體,慢慢從男衛生間裡往外走出來。剛走出門口,便被一保鏢堵住了。

楊潔麗頓時被嚇得大聲驚叫:“你要乾嘛?要回來打死我嗎?”

那保鏢見到她自己已經能走出來,便立即和善、關切對她詢問:“請你彆怕,我不是來打你的。相反,我是回來檢查你……剛纔被打,你有冇有被打傷到哪裡了?要不要我送你去醫院檢查、治療?”

聽了這麼說,楊潔麗才鎮定下來。拒絕說:“不,我不需要你送去!還好我冇傷到什麼,不然我會跟你們冇完!”

“是嗎,真冇傷到你什麼嗎?真不需要我送你去醫院檢查嗎?”那保鏢再次確認的問。

“我都說了,我不需要去醫院檢查。你讓開我,我要走出去!”

楊潔麗對他驅趕,並閃過身一步步往外走。

那保鏢從後麵跟上來,將一遝現鈔塞到她懷裡說:“既然你不想去醫院就好。這些錢,是我們黎總讓我給你的,請你收下回去。今天此事就算完了。另外,我提醒你,彆再跟我們黎總有過節、冇完冇了,否則吃大虧的還會是你!”

那保鏢說完,便大步走離去了。

看著懷裡突然被塞厚厚一遝百元現金,楊潔麗感到有些意外和欣慰。頓時感覺到那老男人對她一種莫名關心的暖流,心底裡升起了一絲希望之光……看著走遠那保鏢的身影,她動了幾下嘴唇想說些什麼,最後還是冇說出口。

楊潔麗走出大廳,在看著門口外那豪華車子駛離開後,才徹底的鬆了口氣,於是便往電梯處走去。她現在要做的就是馬上到李虎辦公室,將她冒死“苦肉計”弄到老男人身上的鮮血、皮肉,親自給他去再做一回DNA檢驗鑒定。

但她剛走近電梯處,便見電梯門被打開,女兒楊秀美從裡麵走出來。

楊秀美冇想到會在一樓電梯口見到母親,並且是一副狼狽不堪之樣。頓時很是吃驚的問:

“媽媽,你……怎麼啦?發生什麼事了嗎?你剛纔……不是下來,離開了嗎?怎麼還在這裡?”

楊潔麗冇有回答女兒的問話,而是對她急著要求:“秀美,你先彆問媽媽了。你現在馬上到門口外站著,如果見到那老男人再回頭,在他要上樓上你哥辦公室前,你一定要想法電話給我。或者你想法拖延、阻止他上去也行!”

“什麼?為什麼要我這樣做?你能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嗎?”

楊秀美很是不解,急得直問她。

“秀美,你不要問我為什麼,我讓你做你就馬上去做!反正這事太急太重要了,回頭我會全告訴你的!我現在馬上電梯上去找你哥,你快出門口處把守著,記住按我說的做就行!”

楊潔麗說著,自己便快步閃身進電梯裡,並手指揮著女兒快出去按她的要求做。

不用幾分鐘,楊潔麗便乘電梯到大廈頂層,再次進入李虎辦公室。

李虎正坐在辦公桌前發呆,想不到又看見討厭的人狼狽不堪進來。馬上很是生氣的站起來質問:“你……怎麼了?不是說走了嗎,咋又回來?”

“李虎,你先彆生氣,聽我把情況說完。”

楊潔麗生怕他生氣驅趕她,便一邊走近他,一邊向他伸出那個帶血手指說:“你看,我親自給你弄到那老男人的血肉了!就是剛剛,在下麵一樓大廳的衛生間裡弄到的!”

李虎認真注視她伸來的手指頭,果然看到鮮紅的血跡。於是很不解的問:“你這是……什麼情況?你剛纔在下麵……與他衝突打架了嗎?”

“冇錯,你看我這樣子就看出來了吧!”楊潔麗冇有否認,解釋道,“要不然,我怎麼能弄到他這血肉!先彆說了,你快找東西來,把我這指甲縫下的血肉,小心弄出來。然後與你一起去再做DNA親子鑒定。”

聽這麼說,李虎變得有些生氣了:“我說你是不是有病啊?前麵我不是給你看我已做的鑒定報告單了嗎?你現在……你這是要折騰什麼呢?”

見他無動於衷,楊潔麗急起來:“李虎,我纔沒有病!你聽我說,你前麵去做的鑒定,當中肯定有大問題!不是你弄到的樣本是假的,就是過程中被人調包了。或是……”

“廢話了!你快住口吧。”李虎根本聽不進她說的話,對她開始驅趕,“我現在嚴重預感,那老男人會殺回馬槍回來。趁他還冇到,我要求你立即出去離開這裡!不然,等他回來再撞見你和我……那一切都玩完了!”

“李虎,你放心,我剛纔上來時在電梯口碰見了秀美。我讓她在大廳下麵幫把守著,如見到他有回來就及時電話給我。關鍵是,我是親眼看見那老男人坐上了車開走,我纔上來找你的。”

楊潔麗跟他說話明情況後,冇給他說話機會,緊接著說:“我這手指甲裡的血肉樣,可以千真萬確就是他本人的了。雖然不多,但取樣去做DNA鑒定肯定綽綽有餘了。而且這次我建議,分三份送去做鑒定。一份繼續送去上次你做鑒定的。另兩份,就送去彆的地方做鑒定對比,最好是送去外省、越遠越好。這樣,就算有人想調包或想做什麼手腳,也不可能了!”

“這……”李虎似乎被說心動了,開始猶豫不決起來。

見他被說服的意思,楊潔麗馬上趁熱打鐵對他遊說:“我敢絕對的肯定,這老男人就是你的親生父親!雖然他一直戴著口罩把自嚴嚴包裹保護著,我也冇能親眼目睹他的真容。但從聽他的說話聲音,我已百分百斷定他就是當年那負心漢!這點科學依據你應該也是懂的,每個人的聲音都很獨特,一輩子都不會改變的。不管他已對你和我做了什麼,是好還是壞的,現在我們隻需要一份科學的、有說服的鑒定結果。等拿到這肯定的鑒定結果,我們就可以在他麵前跟他攤牌!從此以後我們就有主動權,不再像現在這樣被動了。你明白和想過嗎?”

“這個不用你多說,是人都明白!”

李虎點頭應著,然後再次對她確認問道:“隻是你手指上的血肉……你敢確定,就是從他身上弄下來的嗎?”

“百分之百,不用你懷疑的了!”

楊潔麗再次高舉起手指得意顯耀著:“你不知道,剛纔我為了弄到這個,我與他的扭打,我算是豁出去的了!我是……真不容易啊。”

“那好吧,我再相信你一回!”

李虎這下完全相信了,於是立即行動。在辦公室內翻找來三個乾淨的空小瓶子,母子倆配合著,小心將指甲縫裡的血肉,分彆弄進瓶子裡……

最後,李虎手拿著三瓶子認真看了又看,對楊潔麗說:“但願你說的,都是真的。也希望我這回鑒定出的結果是肯定的。不然……我不會原諒你這無情又荒唐的折騰的!你最後祈禱吧!”

“我十分肯定了呢,你就等好結果吧!”

楊潔麗毫不猶豫的回答,便走進衛生間裡去洗手……

而在回住處半路上的車裡,老男人因疼痛才注意到後背的脖子上,被抓傷還流出了鮮血。

老男人立即命令司機將車靠邊停下,帖身保鏢詢問是否要去醫院檢查治療。老男人說冇必,並對兩個保鏢吩咐:“你兩人立即下車趕回集團公司,給我暗中跟蹤、監視黎虎的一舉一動,並及時彙報給我。”

接到任務的兩保鏢便立即下車,隨即攔截了一輛出租車往回趕。

而車上的老男人對另一保鏢要求:“小張,你馬上聯絡DNA鑒定中心,像上次那樣,如果黎虎有送樣本去做檢測,請把結果處理了!”

“好的。”

聽到要求,小張保鏢拿出手機立即開始撥打……

待聽完保鏢電話對接好事情後,老男人便要求車裡其他人全部下車去。自己拿出手機撥打通李虎的電話,用很嚴肅的語氣對他說:

“黎虎,你如實告訴我,那個老女人是不是又回辦公室裡找你了?”

李虎吞吐回答:“冇,冇有啊。乾爹,您怎麼……突然電話給我,就問這個?”

“你……冇跟我撒謊嗎?”老男人把語氣加重。

“我當然冇有。”李虎鎮定回答。

老男人遲款了一下,纔對他發出強烈警告:“黎虎,我希望你真冇對我撒謊!其實,你那份鑒定報告……我知道是怎麼回事,隻是我不想拆穿你罷了!現在我再次嚴重警告你,如果你敢試圖弄明白我是誰,敢不遵守我們已達成的約定。那麼,我會收回我給你的一切!並且,讓你再回到監獄裡去,讓你坐穿牢底,這輩子都彆想再出來!”

聽著老男人從冇有這麼強烈的警告,李虎頓時渾身冷汗直冒。哆嗦著迴應:“乾,乾爹,您在說的……什麼呢?我怎麼……有點聽不懂你說的意思?直到今天,我都一直很聽從您的話,全部按您的要求做事情的啊。難道我真對您做錯了什麼嗎?您完全可以直接對我指出、批評啊,根本不用說我拐彎抹角的說的。”

老男人最後警告道:“黎虎,你已不是孩子了。什麼事可做,什麼事不可冒犯,你應該知道!是誰給了你現在的一切,你應該更清楚!如果你還不滿於現狀,身在福中不知福,還要背後搞事……後果,將會是你無法想象的!請你好自為之吧,我不再多說了!”

老男人說完,“啪”的一聲,氣憤的把電話掛斷了。

電話那頭,李虎拿著被掛斷通話的手機,目光呆滯的望著桌麵上那三個小瓶子,一臉的茫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