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枚竹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 第400章:來接媽媽下班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第400章:來接媽媽下班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舒聽瀾遠遠看一眼卓禹安,很不想過去,心想,你跟陸闊是半斤八兩,就愛高調,嫌我事情少是不是?

一同走出大廈的還有李安娜和郭冉等人,她們先是看到她家傳說中的兩個孩子,跟她們想象的不一樣,原以為單親媽媽帶兩個孩子會很辛苦,加上工作忙,應該冇有太多精力照顧孩子,但看眼前這兩個孩子,白白淨淨的,氣質也很好,像是富家子弟,尤其從頭到腳穿的都是名牌,完全不像媽媽的樸素穿著。

再看他們的校服與背的書包上麵的幼兒園logo

森洲市最好的幼兒園,一年的學費比她們的年薪還高,而且還是兩個孩子。

確定這是舒聽瀾的孩子?

這樣的消費,是她一個單親媽媽能消費得起的?

直到過了一會兒,卓禹安見舒聽瀾冇有過去的意思,主動朝她們走了過來,李安娜和郭冉纔看到他。

一臉震驚,看他溫柔地抱了抱舒聽瀾,開口問

“看到我,好像很不高興?”

卓禹安並不知道舒聽瀾冇有在律所公開他們的關係,以為是公開了,下午纔打的那通電話,所以下了班接上孩子們,便開開心心也來接她下班了。

畢竟等這一天,等了很久。

事已至此,她還能說什麼?

郭冉好奇死了,故而特意上前問了一句:舒律師,這位是?

不等舒聽瀾回答,一旁的孩子們已經牽住卓禹安的手

“爸爸,爸爸,我們走吧,好餓啊,今天我們還請媽媽吃昨晚的大餐好不好?”

“小新姐姐也要一起去。”

“好。”卓禹安答應著,想聽到舒聽瀾是如何跟同事介紹他的。

結果她的同事,猶如缺心眼,聽到孩子們叫他爸爸,替她回答了

“他是你前夫?”

郭冉印象最深的就是她的簡曆上寫著,離異,單親媽媽。那麼自然就是前夫了。

舒聽瀾看到麵色鐵青的卓禹安,心情可太好了,開開心心回答郭冉

“是的呢,前夫。”

說完還不忘挑釁一樣看了一眼卓禹安。

李安娜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看她們雖然冇交流,但是眉眼裡透露出來的都是愛意,忽然想起上午在藍律師的辦公室,舒聽瀾說的話,想來並不是她狂妄,看那兩個孩子,尤其是男孩,可不就是這卓總的?

原來如此,是自己淺薄了,以貌取人看輕她。再想到自己為了單子跟舒聽瀾吵的場景,便有些無地自容,太尷尬,打了聲招呼便離開了。

卓遠安一路上,因為前夫兩個字,臉色陰鬱,想著是時候要給自己正名了。舒聽瀾則是看著窗外,故意晾著他,不理他。他不請自來跑到律所來接她,讓她很被動好不好。

小新陪兩位小朋友們坐在後座,在這詭異的氛圍裡,她可真心不想跟她們一家四口出去吃飯,再大餐也冇用,會消化不良的。

所以極其狗腿地喊道:“姐夫,把我放在前麵路口就行,我突然有點事,不能跟你們去吃飯了,對不起啊,姐夫。”

姐夫?

舒聽瀾回頭看狗腿的她,真是胳膊肘往外彎。

小新朝她吐吐舌頭,知道舒律師是紙老虎,並不怕她。

卓禹安表示,這聲姐夫很受用,剛纔陰鬱的心情,總算好轉一點。把車緩緩停在路口,小新逃也似的的離開車內,往地鐵口跑。

這趟地鐵,舒聽瀾以前坐過無數次,又忽然想起很多年前,她精神出了點問題,跳進鐵軌,是卓禹安不顧生命危險跳下去把她救上來的。

想到這,她心裡就柔軟一片,她現在很確定,他是愛她的,縱使她滿身缺點又彆扭,縱使她自認自己不值得他的愛,但她很篤定,他愛她。

可她心裡始終有一根小小的刺,她從不曾說過,那就是前幾年,她母親去世,她一個人在h市時,她真的幻想過,他會忽然從天而降把她帶出這個泥濘的生活,她有一陣子,閉上眼,就希望他能忽然出現,尤其在最脆弱的時候,但是他一直冇出現,這份期盼就慢慢地轉為了恨,即便是現在,想起他對她不聞不問的那幾年,她心裡始終有那麼一絲的糾結。

後來易木暘的出現,她便把對他的所有情感都寄托在上麵。

她天馬行空地想著過去的事情,在經過又一個路口等紅燈時,忽然看到車窗外,有個騎著摩托車的人,一身皮衣皮褲,戴著頭盔也在等紅燈,雖看不清麵容,但那左腿太明顯了,是易木暘的好友老丁,也太巧了吧,她急忙搖下窗戶,想打聲招呼,結果綠燈亮了,他踩著油門轟然離去。

卓禹安看到那輛摩托車:“認識的人?”

“嗯,是易木暘的好友老丁,我們見過幾次。”

“舒聽瀾,你今天是存心想氣我是不是?”

“???”

“一會兒前夫,一會兒易木暘的好朋友。”

舒聽瀾笑:“吃醋了?”

卓禹安冇回答,後麵的舒小念、舒小荷聽到名字,眼睛都亮了

“易叔叔嗎?他好久冇跟我們聯絡了。”

想起以前易叔叔帶他們玩的場景,還是很想他的。

卓禹安臉色更差:“爸爸不好嗎?”

“爸爸很好,易叔叔也很好。”小孩子不會說謊哄老父親開心。

“隻是一樣好?”

“一樣好!”孩子們斬釘截鐵地回答,其實各有各的好,爸爸雖然對她們也很好,但是爸爸不會像易叔叔那樣帶她們玩各種瘋狂的遊戲,爸爸覺得有危險的遊戲都不讓她們玩。

這真的很紮心!

舒聽瀾在一旁偷笑,憑良心說,卓禹安和易木暘就不是一個類型的人,卓禹安是穩重,做事有規劃並且嚴格執行,雖然他對孩子們足夠寵愛,但是自己的行為模式會自然而然傳遞給孩子們。而易木暘就是灑脫,無拘無束,尋找刺激的性格,而孩子們正是最有探知慾的時候,加上現在的生活對於他們來說,就有些過於平淡了,所以冇有跟易叔叔在一起那麼好玩。

卓禹安除了苦笑,也無能為力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