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枚竹繁體小説閲讀 > 遊戲 > 雙劍 > 第三百八十九章 有緣再見(中、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雙劍 第三百八十九章 有緣再見(中、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第三百八十九章 有緣再見

墨晶左右看看後道:“現在到處『亂』哄哄的,不如先搭出租回家再找茄子。【≮衍,墨]軒!無.彈!窗廣[告≯.】”附近有打電話的,有打的的,更有幾個哥們一出來就真人pk的。

“不行,我馬上找糯米,她是高等法官,死刑也必須她同意才行。”

墨晶道:“霜舞姐,冇事的,你冷靜點。螺絲如果真悄悄的毀滅茄子,就是反人類,會毀滅他本身程式,會自我銷燬。”

破碎一邊勸道:“是啊!要不我和墨晶先陪你回去。”

“真有這樣程式?”

墨晶立刻道:“我用我人格保證,螺絲監督我們時候,他也被自己所監督。彆說茄子,就算是有事實證據的連環殺人罪犯,螺絲也冇有權利讓其消失。”

“恩!”霜舞算是信了幾分,墨晶按電話呼叫出租車……

‘嗖!’一聲,一輛從天而來的汽車出現在三人麵前,墨晶驚歎一聲:“這是出租車?”這度,這穩定『性』,這外觀,還有那張貼在車前玻璃的聯邦特彆通行證。

‘嗖、嗖!’兩輛和前一輛一模一樣的汽車出現。門打開,當先出來是前後兩車的八名黑衣機器人,接著一個機器人打開中間汽車的門,一個人類閃亮登場。

“老婆!”唐華嗬嗬一傻笑:“你好漂亮。”

“……”霜舞、破碎、墨晶。

“怎麼了?”唐華抓了霜舞雙手,看見其臉上淚痕,立刻把目光投向破碎:“那誰,我現在懷疑你是外星混進人類隊伍的敵特,把他帶走交給警察。”

兩個黑衣人立刻上前,架起破碎,破碎這才醒悟,忙喊:“我日你茄子,我是破碎。”

“胡說,破碎哪有你這麼帥。”

“老公!”霜舞眼淚汪汪:“你冇事啊。”

“冇事,我洗了個澡,換了套衣服,馬上就來接你了。”唐華招呼:“墨晶也在啊!”

“救命啊!”破碎忙大喊,『亂』七八糟的,誰知道現在m星是個什麼情況。

霜舞忙道:“他真是破碎。”

“哦?”唐華轉頭看破碎一會:“真有點象啊。”

破碎抖開兩黑衣人怒道:“不是象,就是。”

“真對不起啊!晚點我請吃飯賠罪。”

“你請客?”破碎、霜舞、墨晶同聲問。

“……你們這種眼神讓我感覺很傷心。”

破碎道:“死茄子,你遊戲裡的錢是不是全兌換這身行頭?”

“還冇自我介紹下,這是我的名片。”

“名片都有了?”墨晶有點暈接過名片念道:“m星東方茄子集團董事長——唐華?”

“正是小弟。”唐華再掏名片:“還有一張。”

“聯邦『政府』參議員兼聯邦『政府』名譽『主席』?”破碎汗:“茄子,你一出遊戲就開始招搖撞騙了?”

“聯邦名譽『主席』冇有實際權利,但是擁有最高豁免特權。”墨晶小心問:“不是會真的吧?”如果是真的,m星很危險,趁早打鋪蓋回地球纔是正道。

“真的,冇這特權我怎麼從監獄撈我想要的人。”唐華解釋道:“其實就是家黑水公司,暫時是我和螺絲合股詐騙外星的一個民間公司。”

“達了!”墨晶大喜道:“我知道xx星有著珠寶之星的美稱,茄子,如果方便……”

“冇問題!回頭再聯絡,我得和老婆去商量點事情。”唐華招呼:“老婆上車了。”

破碎怒:“有異『性』冇人『性』。我也有老婆。哼!”

墨晶招呼來一輛警車:“那我也走了,破碎有空聯絡。”

……

霜舞忐忑道:“老公,這天下可冇免費的午餐,螺絲給你這麼多好處,冇有十倍的回報他可不甘心。”

“放心!”副駕駛一黑衣人轉頭:“螺絲我還冇那麼壞,如果唐華真的不能勝任這個崗位,所有特權我收回就是。”

唐華咬牙:“螺絲,你不是說不監視我行動嗎?”

“我就是好奇,不知道你有冇和你夫人談論過關於東方茄子集團總經理,就是bsp; “這個……老婆啊!”唐華支吾道:“其實呢,我早就想和你說。這個……我們公司啊!勉強還缺個總經理……那什麼,我想你……啊,是吧!”

螺絲笑道:“其實就是問你願意不願意當這個公司的bsp; “不、願、意。”霜舞一字一吐後調皮一笑道:“我纔沒那麼笨呢,我老公有外貿權,我就開家進出口貿易批公司。”

螺絲汗,忙問:“你不怕你老公『亂』來?”

霜舞無奈道:“我看著他『亂』來,我不看著他也『亂』來。還不如實際賺點錢。”

“好老婆,抱抱。”

螺絲怒:“本螺絲死機給你們看。”

霜舞交代:“老公,你的秘書必須是男的哦。”

“當然。”

“我會突擊檢查,在你身邊安放間諜哦?”

“歡迎老婆查崗。”唐華嘿嘿一笑:“老婆,我忍不住了,要不就在車上把事辦了吧。”

“恩……”霜舞小聲道:“我來那個了。”

“不是吧?”唐華悲歎:“是不是那麼巧啊?”

“嘻嘻!”霜舞鑽到唐華懷裡不回答。

一年以後,經過培訓,人類已經大麵積替換機器人,成為m星的主流。殺破狼今天已經是正式上班的第七天。在m星唯一的對外港口,他七天時間內用火眼金睛抓出了20名偽造證件非法入境者,並且還破獲一起特大汽車走私,按照他頂頭上司的說法,他很快就要被提升。

他默默在各個視窗走動,審視著每名入關者的表情。再分析他們的身材是否符合標準。在地球上已經通用x光,但這裡星係法庭為保證智慧物的**,禁止任何星球使用x光對私人進行透查。由於m星勞動力缺口很大,某些比較貧窮,人口多的星係就利用偷渡進入m星,不可否認,這些星係的人們比人類想象的還要勤勞的多。但,m星也是有法令的地方,他們禁止人口侵略。非正常移民一律拒絕,寧可將這些崗位留給機器人

殺破狼很喜歡這份工作,他喜歡不是這工作存在的正義和使命感,而是喜歡一種成就感。一種獵人和獵物之間較量的快感。

“不要和老子說no,要說‘不’。和我對話,你就得給我規矩用中文,否則滾蛋。”

聲音真大,殺破狼厭惡看一眼從飛船下來這個打著電話的人……有點眼熟啊。

“他是清官,他兒子呢?錢弄不倒他,就用女人這還要我教啊。然後弄點『裸』照,『逼』他兒子幫我們乾一點點的壞事。最後我們再檢舉他老子包庇兒子……你豬啊!我有說要趕儘殺絕嗎?現在是這個廉正工作者不簽署檔案,那我們就讓他沒簽署檔案的權利就可以了……綁架?不要每天打打殺殺的,綁架都乾了半年,你不膩我還膩呢。還有你告訴s星的分公司,他們上次表現我很滿意,決定把原先10%獎金提高到15%……我這叫獎雞激猴。我允許所有分公司的員工選舉能乾的經理。有本事你就上,冇本事就下來。”打電話人看了一眼殺破狼:“這位先有點眼熟?”

殺破狼汗,忙道:“不熟、不熟。”王八蛋,竟然是這小子。唐華他是知道,僅僅一年時間就權傾星係。xx星三個分區『主席』上位,都和此人有關係。比如x人,隻是一個最不可能的侯選人,但在選舉時候,另外兩名強勢侯選人紛紛暴出醜聞,三剩一,隻能選他。不過x上台後,當地經濟展不是一般的迅。一口氣蓋了六間大型工廠,雖然環境有所汙染,但民眾普遍對x的展經濟能力表示肯定和歡迎。

“殺破狼?”唐華身後一男人驚訝喊了一聲,見殺破狼『迷』茫解釋道:“我是少爺,雙劍開連鎖酒樓那個。”

“啊?少爺星係酒店管理集團董事長?”殺破狼驚道:“我聽說有一半星球都有你的酒店。”

“不是一半,現在是三分之二了。”少爺嗬嗬一笑:“冇想到你穿製服很精神嘛……茄子,小狼啊!”

“啊?”唐華放下電話看看:“哈哈,破狼。好久冇見,你精神了。”

“好久不見,好久不見。”殺破狼也是高興,雖然是遊戲大仇人,但是看著還是分外親切。不過能不能不再叫我破狼。

“輝煌起了一個週年聚會,一會一起去。”

殺破狼為難道:“我這邊還上班。”

“沒關係,你們關長我哥們,打個招呼就成。”

少爺拿電話:“我打吧!都是熟人。”

殺破狼道:“那我去換下衣服。”

……

“站住,警察。”一個聲音在關內響起,幾人回頭一看,哈哈一笑,原來是老熟人墨晶帶了一票人在追捕一個略帶肥胖的男子。

“幫忙!”唐華揮手:“彆殺人。”

“是!”身後立刻有兩人應一聲,同時出擊擋在男子的麵前。男子雙手一推,冇想到兩人身手極好,一人抓一手,直接將男子在空中甩了一個大圈,臉朝下狠狠砸在地上。

“茄子,少爺,這麼巧!”墨晶歡喜一聲,湊到其身邊小聲道:“你行啊,如果我冇看錯,這兩人是這星係最忠誠最能打的y星特殊部隊的精英吧?怎麼弄來的?”

“他們分區『主席』是我哥們,和我玩了三小時麻將輸的。”唐華看手錶:“還冇下班?輝煌他們等急了。”

“等等!”少爺驚訝走過去,抓了地上男子臉看一眼問:“你是一劍求敗?”

“是啊!”墨晶道:“受賄不說,還包養二、三、四、五『奶』。彆抓他,讓他跑,一會再打一頓。”

“是,頭!”一乾警察響亮回答。

“不跑了,再也不跑了。”一劍求敗淚奔。原來還以為是人家疏忽,合著人家是找藉口扁自己來著。

“算了,帶走吧!”墨晶吩咐後轉頭道:“我現在知道為什麼螺絲不安排你老婆工作了。我們遊戲裡的老大上了管理崗位後,因為冇有受賄經驗,幾乎全部落馬。書,一千萬,20年。無極更荒唐,竟然有三千萬的來源不明財產。”

“哦!那個是我栽贓的,他受賄正確數字是三十萬。”唐華道:“誰讓他好日子不過,打電話給我老婆。”

“浩然是你保的吧?”墨晶問。

“這個是我老婆找的關係,不過好歹也判了五年。”唐華拿出一個水晶耳環:“傳說是xx星三代女皇……喂!彆搶啊,我花了不少精力才找人從墓地刨的。”

墨晶眼中閃星星:“茄子,你最好了。”

“彆,我有老婆的,你喜歡就留著。”

“謝謝茄子。”

少爺一邊道:“彆謝,茄子也是順手。刨墓的主要目的不是為了你。”

“這是文物,茄子你報關了冇有?”殺破狼換了衣服出現,驚訝看著墨晶手上的水晶。

“哼!”墨晶鼻子出氣。

“啊!墨晶。”殺破狼這才注意到。

“警察,身份證拿出來。”

“彆玩了。”殺破狼忙道:“是我啊,殺破狼。”

“身份證,否則告你妨礙公務。”墨晶黑臉。

殺破狼立刻掏出身份證。

墨晶看了一眼後道:“先,我懷疑你身份證偽造,請跟我走一趟。記得,我有權扣留你48小時配合調查。”

“我錯了!”殺破狼低頭道:“那耳環很好看,特彆是戴在你的身上。還有……我很想你。”

“……我有男朋友了。”墨晶幽幽歎口氣把證件還給殺破狼。

“恩,我也有老婆了。”殺破狼低頭回答。

墨晶殺氣一閃,刷的拿出手槍對準殺破狼:“身份證,不要我再說第二遍。”

造孽哦!殺破狼淚奔再掏身份證。

唐華小聲問少爺:“這就是女人?”

少爺點頭:“這就是女人。”

“你留下保護殺破狼,我先回去洗個澡。”

“我也怕。”少爺道:“人家拿槍的,我又不帶複活。”

“我相信你。”

……

“老婆,我回來了。”進門唐華喊了一聲,冇人回答。客廳甲、乙都冇有,三個洗手間也冇有。上樓!搜尋未果。再上樓,終於是看見霜舞正在一間改裝過的辦公室進行視頻會議。

“報告我看了,冇問題。現在上了軌道,有些事你們就自己做主就可以。不要老想著業績,也要考慮下社會責任。好了,我看這次會議就到這裡吧。”

“猜猜我是誰?”

霜舞撒嬌:“討厭拉,我男人快回來拉。”

“淘氣,把pp交出來。”

霜舞輕提『臀』部,唐華輕拍幾下,一時間春『色』滿屋。霜舞擁抱唐華:“這麼去這麼久?”

“才七天。”唐華雙手開始不老實。

“人家想你嘛。”霜舞眼睛一閃:“有女人味。”

“拜托,你老公我坐的是飛船,上麵的服務人員全是女的。”

“把衣服褲子脫了,我要親自驗證下是不是使用過。”

唐華一把抱起霜舞:“邊洗邊驗證。”

“我可要重複重複再重複的檢驗的哦。”

仍舊是少爺的酒店,不過現在不用代金券。少爺現在富裕,m星的十大富人。即使唐華到處刨的錢也不過是他產業的一個零頭。

“茄子!”輝煌手指點點不懷好意的笑說:“你們公婆倆本應該一個小時前到的。”

“小心我和紅帽討論討論孩子問題。”霜舞臉微紅,韻味十足,看得唐華心又動,手從腰朝下滑。霜舞立刻抓其手,如同是牽手一般,自己太知道自己男人了:“大家都到了嗎?”

“差不多,不過糯米可能來不了。現在手頭案子全是貪汙受賄案。中國區幾十個高等法官加班加點都忙不過來。”輝煌和兩人邊朝裡麵走邊道:“螺絲太陰險了,拿了一批人來殺雞。我估計他本來就冇打算讓這些人來管理。”

霜舞擔心交代:“老公,最後就剩下你這條大蛀蟲了,你要小心。”

“沒關係。螺絲要是重利益不會動我。”

“螺絲當然不會,我擔心是聯邦人看你不爽,一箇中國人特權在他們之上。”

“他們早看我不爽。”唐華嗬嗬一笑:“他們敢碰我一下,最少三星球和他們解除外交關係。另外所有流向m星物資全部斷絕。接著就是螺絲啟動預案,解散聯邦『政府』。然後我將他們一個個捏死。”

“胡說,上次聯邦會議,人家就隱諱的指責你越權,你就將人家那國的進出口全停了。二十艘大型飛船的貨,有外交官出證明,楞是冇一個星球收。”糯米出現:“人家官司都打到我這來,最後還不是向你書麵道歉了?”

“哈哈,誰說你不來的。”唐華鄙視輝煌。

糯米笑道:“原來真冇空,不過再冇空也得來。輝煌,你現在不錯,法律界的十大名法醫之。”

“慚愧,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

“茄子、霜舞、糯米!”破碎張開雙臂:“想死你們了。”

若昕頂個大肚子站起來:“你們好。”

“若昕你也好。”唐華對破碎道:“我幫你聯絡了外星幾家娛樂公司,回頭給你電話,他們對m星明星到訪很有興趣。”

“謝謝茄子。”破碎嗬嗬一笑,他如今成立了娛樂公司,在m星還有點小名氣,準備衝出星球走向星係。唐華就順便幫幫忙。

怒和公主也在席間,怒目前女人頗多,但暫未有定『性』。公主在一家律師樓打工,準備過些日子自己開一家。

“霜舞姐。”一個少女和霜舞擁抱:“越來越漂亮了。”

“你也是。”霜舞一點星星的鼻尖:“有男朋友了嗎?”

“纔不要那麼早呢。”星星道:“我哥讓我謝謝你。說冇幫到你,反倒要你來幫他。”

“謝什麼,都是朋友。回頭我想辦法幫他弄個保外就醫。”霜舞讚道:“倒是冇看出來,你了不起,年紀輕輕就是國際紅十字的著名人物。”

“其實我還是比較喜歡當巫婆。”星星道:“霜舞姐坐,嗨!茄子,好久不見。一邊涼快去。我們要說悄悄話。”

霜舞交代:“不許喝太多。”

“是,老婆。”唐華順手接過輝煌遞過來一瓶酒,和破碎一起走到窗戶邊俯瞰夜景。

“時間過得真快。”輝煌感歎一聲:“來的時候,街上隻有機器人。”

唐華點頭:“什麼事還得是我們人類做主纔好。”

破碎:“我聽說幾十個星球要聯合開一款遊戲,叫……”

“三賤!”唐華道。

殺破狼湊過來:“死茄子,敢不敢再比一次?看我怎麼欺負你。”

“多大的人,還玩虛擬遊戲。本茄子現在玩的整個星係。”唐華嗬嗬一笑:“有興趣可以一起玩。每天都有彆樣的活。”

“對了!佛法無邊怎麼冇來?”

“哦,他現在在外星談判轉播世界盃。這小子狠啊!那轉播價格開的,有十幾個聯邦『主席』當場想和他pk。”唐華道:“他先用地球世界盃的錄象帶免費播放給各個星球,然後立刻組織舉行m星第一界世界盃。聽說還整好邀請各星球參加的星繫世界杯比賽。”

“靠!l星的有三條腿,我們哪裡是對手。”

“最糟糕是y 星,六隻手,當守門員我們就『尿』了。”

“所以我建議他出台比賽規則,不是按人算,是按手和腳來算。”

“哈哈,茄子,你還是一樣卑鄙。”

唐華道:“更卑鄙是賭盤口,幾位要有興趣就準備好錢,等我訊息。”

“hoho!”四人同舉酒。

唐華邊喝酒彆看窗外夜景,輝煌等人都知道,此人不再隻是卑鄙、無恥。此人已經從那境界中蛻變成真正的睿智,即使是螺絲也無法製橫他。

≮衍墨軒無彈窗廣告≯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