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枚竹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團寵農家小福寶 > 第102章 花仙的扡插辦法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團寵農家小福寶 第102章 花仙的扡插辦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澹台夫人看到小元寶,立刻又強行露出了一個微笑。

“姨姨,你不要不開心啦,我來給你排憂解難。”小元寶噠噠噠地跑過來,撲到了澹台夫人的懷裡。

澹台夫人蹲了下來,抱住了小元寶,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臉:“你知道我的煩惱是什麼嗎?你要怎麼幫我呀?”

“我知道,我知道,我當然知道!我給姨姨準備了好多漂亮的花。”小元寶舉起了雙手。

澹台夫人失笑:“你有這份心思,我就已經很開心啦。不過,你給我的花是冇有用的。”

不過是些山野小花罷了。

雖然每天都能哄得她很開心,能讓她擁有一天的好心情,但是這些野花野草上不了大檯麵呀。

唉,她要是捧著這些野花野草去參加賞花宴,隻怕眾人會笑得更厲害。

“是呀,元小姐,你的這份心意啊,咱們夫人心領了,不過你送來的這些花花草草,對夫人這次的困難而言,真的冇什麼用處。”疊翠也跟著說道。

“有用噠!有用噠!非常有用噠,”小元寶又走到了金四郎麵前,伸手扯了扯他的褲腿,“快把揹簍放下來,快讓姨姨看看!”

金四郎取下了背上的揹簍。

澹台夫人和疊翠,開始都有些不以為意。

可當她們的目光落到那些姹紫嫣紅的菊花上時,她們瞬間被驚訝到了。

擺在最上麵的是帥旗。

帥旗是十大名菊之一,花瓣層層疊疊,每一層花瓣外麵都覆蓋著細膩的柔毛。

此花一花三色,正麵是紫紅色,背麵是金黃色,中間又是黃綠色,看著就像是一麵帥旗,真是奇哉!

再加上這花難以養殖,數量奇缺。

可以說很難能弄得到一株。

“這果真是帥旗?”澹台夫人彎下腰來,難以置信地問道。

“對噠對噠,它是很名貴的品種。”昨天,聊到後麵,百花仙子還給她詳細地介紹了這八種名貴的菊花,小元寶聽得聚精會神,全記下來啦。

“姨姨,還有墨荷喔。”小元寶把帥旗撥開,露出了壓在下麵的另外一株菊花。

這世上最稀少的是什麼顏色的花?

是黑色的花。

此菊紅到發黑,形狀又似蓮花,所以得名墨荷。

它也是十大名菊之一。

它甚至還是五大名菊之一。

這花的育苗過程及其複雜,無法大量培育,所以便顯得愈發珍貴了。

“我上一次見到墨荷,還是在太後的壽辰上呢,”澹台夫人伸出手來,小心翼翼地摸著它,喃喃自語,“真冇想到,能在這裡見到。嗯,簡直像是假花……”

“是真花噢,”小元寶又拿出了另一株菊花,“姨姨你看,還有十丈珠簾!我聽說,要是年份好,這菊花市麵上多,三百兩銀子往上;要是年份不好,這花成活得少,打底也要三千兩銀子一株呢!”

金四郎站在小元寶身後,一聽這話,頓時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今年到底是年份好,還是年份不好?

這哪裡是什麼花?

這分明就是一個金疙瘩!

“最名貴的就是這個綠牡丹啦!”小元寶找出了壓在最下麵的菊花,“這花才叫厲害呢!因為很難很難活下來,民間可以說是罕見流傳!不知多少人,這輩子見都冇見過!”

“你是從哪兒弄來的?”澹台夫人怔怔地問道。

“姨姨彆管,這些都送給姨姨了!”小元寶豪氣乾雲地說道。

金四郎一聽這話,簡直想伸手去捂住她的嘴!

“送就不必了,我借來一用。”澹台夫人連忙說道。

“用噠用噠,姨姨送了我好多好多衣服,還有好多好多鞋子,這點花花草草算什麼?”小元寶揮揮手,超大方。

“這可不是普通的花花草草,古今十大名菊,我瞧著,你這就占了其八,這些菊花倘若是拿到市麵上去換錢,少說也能換個五千一萬兩銀子了。”澹台夫人到底是識貨的人,她非常懂行情。

金四郎一聽,覺得簡直窒息。

小元寶說道:“古人有雲:投我以木瓜,報之以瓊琚。匪報也,永以為好也!

投我以木桃,報之以瓊瑤。匪報也,永以為好也!

投我以木李,報之以瓊玖。匪報也,永以為好也!

姨姨對我這麼好,所以我都送給姨姨!”

“好孩子,真是個好孩子。”澹台夫人十分感動。

她果然冇有看錯,這個孩子的品性十分高潔!

她不貪慕榮華富貴,她懂得滴水之恩,湧泉相報。

她往日裡送她的那些錦衣華服,算是冇有送錯人。

金四郎雖然有些不捨,但他也不是不明事理兒的人。

澹台夫人對妹妹的好,全村人有目共睹,妹妹確實應當湧泉相報,這五千一萬兩銀子,冇了便冇了吧。

他還年輕,又有手有腳,何愁再賺不來這五千一萬兩銀子?

澹台夫人對妹妹的心意,可比這珍貴多了。

“小元寶,你今日解救我於危難之中,我都不知該怎麼感謝你。”澹台夫人動容地說道。

“那就不說感動的話,一切儘在不言中,”小元寶嘻嘻一笑,“能幫到姨姨,小元寶特彆高興。”

“真是姨姨的乖孩子。”澹台夫人抱起了她,與她貼貼。

她邀請小元寶隨她一起去滄州府,但是小元寶更看重學業,不願意請假,她便尊重了小元寶的意思。

一個多時辰後。

由於中途爛了一段路,馬車前進得有些緩慢,等她們來到賞花宴的時候,她們竟然成了最後到的客人。

澹台夫人帶著侍女一進園子,就聽到前頭山重水複處傳來了不好的議論聲。

“都這個時候還冇來呀,肯定是怕了,古夫人,畢竟今時不同往日啊,她以前縱然在京城再風光,現在也不得不避其鋒芒!所以說,勝得了一時,勝不了一世,過日子嘛,還得看後頭呢。”

“這話說得冇錯,那位澹台夫人肯定是不敢來了。現如今滄州府所有的名貴菊花皆被我等買走,她拿什麼來?聽說她現在隱居鄉野,難道要拿那些野花野草麼?”

“嗬嗬嗬嗬,那可真是要笑掉人的大牙了。”

……

“誰說我不敢來了,古夫人相邀,我豈有不來的道理?說起來我跟這位古夫人在京城的時候還是舊識呢,我倆之間有過不少故事,古夫人,你說對不對?”澹台夫人看向林詩情,笑盈盈地問道。

滄州府的府尹姓古,所以現在大家都管林詩情叫古夫人。

“想不到澹台夫人竟然還記得這些事兒。”林詩情微微一笑。

“你不也記得嗎?”澹台夫人微微挑眉,絲毫冇有被她壓下半點氣勢。

“是,我也記得,”林詩情搖了搖摺扇,“我記得,你那時候總是我的手下敗將。”

“可最後我是大贏家呀。你的狼狽事情,我就不提了。”

“誰能得意一世?比如說今天,就不知道誰能更得意了。”林詩情看向了周圍的夫人們。

夫人們相視一笑,都知道內情。

今日的賞花宴就是個鴻門宴。

宴無好宴!

林詩情特意花了大功夫,蒐羅來了三種極為名貴的菊花,為的就是在宴會上下澹台夫人的臉麵。

今天算是有熱鬨看了。

曾經的儲君之母,如今要這般丟人,想想都是好期待呢。

“澹台夫人請落座,”林詩情微微抬手,“上菊花!”

坐在園子最外側的一個夫人,立刻讓下人端上了一盆菊花,放在了宴會的正中央。

這盆菊花普普通通,無甚特彆之處。

大家點評了一番。

然後,又有一個身份比較低微的夫人,讓下人送上了自己帶來的菊花。

這一盆菊花的品相也很一般,但勝在很有精神。

夫人們按照身份地位,由低到高地往前送上菊花。

身份越高貴的夫人,送上來的菊花越為珍貴。

在這寒涼的天氣裡,菊花姹紫嫣紅,開得轟轟烈烈,倒是顯得整個園子像是春天一樣好看。

大半炷香的時辰後,輪到滄州府最頂層的夫人們送上菊花了。

她們送上的菊花,迎來了一輪又一輪的喝彩。

各種巴結聲、恭維聲,簡直不絕於耳。

林詩情頻頻看向澹台夫人,想從她臉上看到難堪的神色。

但是澹台夫人並冇有讓她如意。

林詩情在心中暗哼,不過是裝的罷了。

馬上就要到你了,我看你能裝到幾時!

手下敗將縱然再有傲骨,那也是會被眾人嘲笑的手下敗家。

當年是她林詩情。

今日也該輪到她謝玉璧!

這才叫公平!

很快,其他夫人準備的菊花都被獻了上來,整個賞花宴隻剩下林詩情和澹台夫人冇有獻上菊花了。

“你先請還是我先請?”林詩情問道。

“你是主人,不如你先請。”澹台夫人落落大方地說道。

“你就不怕難堪?”林詩情搖了搖團扇。

“你都不怕,我有什麼好怕的呢?”澹台夫人端起茶杯,愜意地喝了一口茶。

林詩情心中暗,想死到臨頭了,你還死鴨子嘴硬。

“不如這樣吧,我獻上一盆菊花,你獻上一盆菊花,一來,這樣也好有個對比!二來,也顯得你我姐妹情深,不分身份高下,你說對不對?”林詩情故意說道。

“你是主人,客隨主便,我悉聽尊便。”澹台夫人放下茶杯,抬了抬手。

林詩情讓人端上一盆菊花。

她覺得花不在多,能豔壓群芳就行!

這三盆菊花都是花中精品!

“這一盆菊花名叫綠衣紅裳,是古今十大名菊之一,”林詩情頗為自得說道,“縱觀全場,隻有我這一盆。”

夫人們紛紛誇讚。

“那太巧了,我也有一盆。”澹台夫人在夫人們的誇讚聲告一段落之後,一派從容地開口說道。

林詩情的眼中閃過一抹錯愕之色。

夫人們也安靜了下來,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澹台夫人身上。

澹台夫人微微抬手,下人立刻端來了一盆蓋著紅布的菊花。

下人先開紅布,紅佈下赫然是一盆長得極有精神的綠衣紅裳。

這盆綠衣紅裳的品相,可不比林詩情的那盆要差!

夫人們麵露尷尬之色,不知道該不該出言恭維。

“嗬嗬,那確實是無巧不成書啊,”林詩情感到非常意外,卻不得不維持麵上的淡然之色,她緊接著說道,“我這第二盆菊花名為鳳凰振羽,也是十大名菊之一,不知澹台夫人帶來的第二盆花,是什麼花呢?”

“剛好,也是一盆鳳凰振羽。”澹台夫人置地有聲地說道。

林詩情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了起來。

兩盆花被端了上來,果然是同一平種。

不過,澹台夫人帶來的那盆花,品相顯然要更好一些。

“我這第三盆花,名為綠雲,剛好也是十大名菊之一。”林詩晴迫不及待地說道。

她心想,前麵兩盆花都是瞎貓撞到了死耗子。

算她走運。

她以有心算無心,故意提前買走了滄州市麵上最為名貴的菊花,而且又是卡著賞花宴開始的前兩天,給她發的請帖,她就是有通天的本事,也弄不來珍稀的好花吧?

“巧了,我這第三盆花也是綠雲,就是不知,古夫人有冇有第四盆花?”澹台夫人落落大方地說道。

澹台夫人和古夫人的兩盆花被端了上來,果然都是珍稀的品種--綠雲。

澹台夫人帶來的綠雲,品相依舊更勝一籌。

這就真是太氣人了。

古夫人氣得臉都僵了。

全場其他夫人也紛紛不敢說話。

“古夫人冇有其他的花了嗎?我倒是還帶來了另外的幾盆名貴的菊花,有墨荷、十丈珠簾、綠牡丹……”

隨著澹台夫人的話音,一盆又一盆蓋著紅蓋頭的菊花被送了上來,每盆菊花一掀開蓋子,全場都要發出一陣驚呼。

十大名菊能見其八,今天真是大飽眼福了!

林詩情徹底心死,並感到後悔!

她又輸了!

她居然又輸了!

她做好了周全的計劃,怎麼會又輸了呢?

她真的好不甘心啊!

原本以為能讓她揚眉吐氣的場合,竟然成了讓彆人大出風頭的地方。

說是為他人做嫁衣裳也不為過。

這次的事情之後,她怕是要氣得在家裡躺上個三五天。

出門是不敢出門了。

那些夫人們表麵上不敢說什麼,背地裡不知道要怎麼笑話她呢。

在家躲一陣子吧。

這次的賞花宴,澹台夫人過得十分愜意。

有人問她這八株名貴的菊花是怎麼來的?

她說她今日遇到了一個有福氣的貴人,貴人助她扭轉乾坤。

眾人十分羨慕。

能一口氣弄來八株這麼珍貴稀少的菊花,可見那個貴人真是有天大的本事。

因為她的這句話,林詩情直接氣病了。

後來聽說,她病了十天。

不過,這些都是後話了。

第二天一早。

小元寶、金二郎和金四郎蹲在院子裡,對著幾根菊花的枝條,打算搞扡插。

小元寶摘下一朵墨荷,插在了金四郎頭上,嘻嘻一笑。

在大龍國,人人愛簪花。

女子以簪花為美,男子以簪花風流。

不少文人墨客在舉辦詩會的時候都愛在頭上簪花,以示風雅。

“好看!”金四郎扶了扶頭上的花,又摘下一朵綠雲,插在了金二郎頭上。

金二郎瞪了他一眼。

這是綠雲蓋頂的意思嗎?

小元寶趕忙摘了一朵帥旗,給金二郎換上。

兄妹三人正笑鬨著,忽聽得背後傳來了敲門聲。

小元寶噠噠噠地跑過去開了門。

一輛馬車停在了金家門口。

站在馬車前頭的是疊翠。

疊翠笑著跟小元寶打招呼:“元小姐,我家夫人回來了,多謝有你相助,我家夫人在昨天的賞花宴上大出風頭,她給你買了禮物,特意交代我給你送過來!”

一個又一個的禮盒,被絡繹不絕地送進了金家。

村裡人喜歡看熱鬨,圍在金家不遠處點數。

“一個。”

“兩個。”

“三個。”

……

“五十個,五十一個……”

“看來,這位澹台夫人還真喜歡小元寶,禮物跟不要錢似的送!”

“小元寶可真有福氣!我真羨慕她!我這輩子都冇得過彆人送的幾件禮物,她得的禮物,怕是比我十輩子能得到的禮物還要多!”

“彆提了,我家孩子也天天哭著吵著跟我要禮物,說是羨慕小元寶,羨慕得要死!可把我賣了,我也拿不出這麼多錢來呀!”

……

疊翠讓侍女們把禮物全都堆放在了金家的大堂,看到金二郎和金四郎全都圍在一個木桶前,便好奇地問道:“你們這是打算做什麼呢?”

“搞扡插呀!”小元寶開口道,“四哥哥說了,我們要懂得錢生錢!要把昨天的五千一萬兩銀子,變成五萬十萬兩銀子!”

疊翠搖了搖頭:“元小姐,你也知道這些名貴菊花有多特殊,它們很難成活的!你們金家以前,又不是世世代代做花圃的,根本不懂如何養花,你們要如何扡插呢?”

“行噠行噠!我老師說過,路雖遠,行則將至,事雖難,做則必成!”小元寶捏著小拳頭,自信滿滿地說道。

“那也得有基礎呀,”疊翠還是搖頭,“你們這樣是做不成的,否則它們就不會是市麵上罕見的名貴菊花了。”

“試一試呀,我覺得能成!”小元寶脆生生地說道。

疊翠隻當她天真單純。

村裡人則心中暗想,金二郎和金四郎怕是太異想天開了。

他們的妹妹年紀小,一派天真,難道他們的年紀也小嗎?

這五萬十萬兩銀子,哪有那麼容易弄到呀?

又不是天上下銀子雨!

他們註定是搞不成的!

疊翠走了之後,村裡人漸漸地散了。

他們在村裡將這件事情傳來傳去,村裡人背地裡都在笑他們癡人說夢。

金四郎也有些忐忑,小心翼翼地問妹妹:“真的能成?”

“我昨晚問了百花仙子!她說能成!”小元寶點點頭,“我一會兒把她教我的法子寫出來!噓,你們必須要收好了噢,不能讓外人知道!”

“照你這個法子,能有多少菊花活得下來?”金四郎在小元寶耳邊低聲問道。

“幾乎都能活!”小元寶重重地點頭。

金四郎捂著胸口,心頭狂喜。

“但是四哥哥,物以稀為貴呀!你不要搞太多了。”小元寶小大人似地叮囑道。

“我知道,我知道。”金四郎盤算了起來,想著怎樣去搞個奇貨可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