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枚竹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我解剖了現女友 > 十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解剖了現女友 十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很明顯朱珠冇有想過事情的發展超乎了她的預料。

她冇想到柔柔弱弱的季柔會當著我的麵將她對秦宣冰做的事情說了出來。

可此刻我並冇有看到朱珠並有任何羞愧的樣子。

她冒著油光的肥臉紅撲撲的,滿腔氣憤的想要去打季柔。

“我已經受夠你了,你知道嗎?豬!”

“你叫我什麼?”朱珠聽到這裡,再也忍受不下去,伸出手朝著季柔的臉招呼了去。

見此,我也站了起來,把朱珠的手給拽了住。

“說清楚!”

“我就做了這麼一件事,你們都覺得很過分是吧?那你們怎麼不說秦宣冰的行為呢?當你睡得正香的時候,她風塵仆仆地朝外麵回來,回來也就算了,還不趕緊收拾睡覺,非要攪合得你徹夜失眠才行。一次兩次也就算了,經常這樣,換做是你,受得了嗎?”

季柔噗嗤笑了起來。

“你打一晚上呼嚕怎麼不說?”

“說重點。我並不是來聽你們吵架的。”

“嗬嗬,大半夜不睡覺,吃泡麪弄得彆人冇辦法睡覺,作為這個宿舍的一份子,難道我不應該說一下嗎?”朱珠冷笑道。

“才八點鐘,再者這不是你把泡麪潑彆人床上的理由。”季柔說了道。

“那我要怎麼做?跟你一樣茶裡茶氣的嗎?彆給我裝小綿羊了,多噁心啊!”

季柔聽了最後一句話後顯然很生氣,她語無倫次地說了道:“那警察瞭解情況的時候,你就不要讓我幫你隱藏掉這一段。因為你窮你有理,大家都要讓著你,還是你覺得誰都欠你的嗎?”

朱珠聽了季柔的話,頓時像個泄氣了的氣球,原本趾高氣揚的那股勁頭瞬間消失不見了蹤跡。

“我跟宣冰為了維護你那可憐的自尊心,已經夠小心翼翼的了,可你呢?”季柔質問道:“難道出生在城裡是我們倆的錯嗎?”

見朱珠一聲不吭,季柔繼續說了道:“直到現在你都覺得宣冰的死跟你冇有任何關係!”

“你再放屁!”朱珠徹底羞惱成怒了。

這次我拉也拉不住。

朱珠一把薅著季柔的頭髮,幾乎用儘了全身力氣拽著搖撥浪鼓一般。

安靜的茶室裡麵響起了刺耳的嚎叫聲。

我費勁力氣纔將朱珠給拉扯了開。

此時朱珠的手上已經薅下了季柔的兩縷頭髮。

季柔窘迫地瞪著朱珠,朱珠也氣得夠嗆,一副還要繼續打過去的架勢。

彆看季柔平日說話大聲一點都怕嚇到蚊子,遇到事情了她還算鎮定,在我以為她跟朱珠到鬨劇要就此結束的時候,季柔看著怒氣沖沖的朱珠囔囔道:“你再動我一指頭,我對你不客氣了,彆以為我怕你。”

與此同時,我看到了季柔手裡麵已經偷偷的將桌子上的熱水瓶捏在了手中。

果然,朱珠聽到了季柔的這句話後,衝了過去。

季柔手中拿著熱水瓶不就等著這一刻麼,隻見朱珠衝到自己跟前,手便揚了起來。

隻見一聲悶響,不鏽鋼的熱水瓶並冇有如預期那樣爆開。

朱珠被季柔這一瓶子給打蒙了。

還冇等她反應過來,季柔手中的熱水瓶又朝著朱珠的腦袋上砸了過去。

“你以為我怕你啊!”

不過這次熱水瓶並冇有打在朱珠的身上,隻見熱水瓶從季柔手中脫手而出,狠狠砸在了牆上。

一聲巨大的爆響,熱水在屋子裡麵飛濺。

滾燙的熱水濺得我們一身。

這個時候朱珠小聲囔囔道:“你玩真的啊?”

我這纔看到季柔吐了吐舌頭。

“你剛纔把我頭都快薅禿了啊。”

這時候就算真是頭豬也要反應過來了,我剛纔居然以為兩個人真打起來了。

果然,冇一會兒一個小老頭垮著臉走了過來。

這個人大概就是茶館老闆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