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枚竹繁體小説閲讀 > 玄幻 > 一世獨尊 >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龍有逆鱗 處之必死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世獨尊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龍有逆鱗 處之必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太古封妖陣!

太古年間,聖人們以此陣囚禁誅殺鎮壓蠻荒凶獸,完整的陣圖早已不存。

如今這九人使來,威力肯定比不了古人,陣法想來也是殘缺的厲害。可在通天之路,卻有著近乎恐怖的威能,想要鎮壓天魄境的翹楚和妖獸,卻是綽綽有餘。

尤其是九名戰將使出的獸魂珠,每一個都來頭極大,是三大戰界長輩所賜。

天昏地暗中,那九雙血淋淋的眼睛,碩大如星辰,看的人頭皮發麻。

隔著很遠都讓人難受壓抑,踹不過氣來,彷彿隨時都會禁錮其中連魂魄都得被吞噬掉。

很難想象,被九雙血眼盯著的林雲,麵臨著何等驚人的壓力。

三大界子佈下此等殺局,果然不會輕易收場,這的確是一個必死之局。

“林雲,受死吧!”

聖象頭頂,有人怒吼,在黑暗中發出咆哮。

轟隆隆!

天地震動起來,這太古封妖陣被徹底催動,一股股恐怖的氣息從那妖獸身上散發。聖壇之外,有上千人被震飛出去,一個個吐出鮮血, 神色驚恐無比,心中充滿了惶恐。

氣息完全被封鎖了,在這等黑暗之下,目不能視,真元無法感應。

從天魄境的翹楚,突然就變成了一個瞎子,什麼都看不到,感應不到。

吼!

唯有那驚人的獸吼,在耳邊響起,讓靈魂都為之顫栗。他們驚恐無比的發現,自己在這等威壓之下,連起身都無法做到,手腳冰涼,僵硬而麻木。

“我的天!”

“這是有蠻荒凶獸活過來了嗎?”

“這太可怕了,我動不了了……可惡,這到底怎麼回事!”

眾人慌了神,完全冇有想到,即便遠離這太古封妖陣的核心區域,還會受到如此可怕的波及。

嗖!

天穹間,一雙雙血眼,如火焰在空中動了起來。眾人感覺空間彷彿被撐破了,有碎裂之聲接連響起,那些血眼的主人朝著林雲移動了過來,它們要動手了。

不好,林雲!

一道道目光抬起頭,他們有些絕望的看了過去,難道林雲就要這樣被凶獸活生生撕裂了?

這也未免太憋屈了!

直接以封妖陣將林雲禁錮,然後在以凶獸,將其生生撕裂,最終吞掉其殘缺的血肉和骨頭,連渣都不剩。

這是太古年間,那些大凶之獸被封妖陣困住後的死法,極為血腥痛苦。

嗡嗡!

黑暗有真元波動散發出去,那一雙雙血色眼睛停止了動作,似被無形的屏障給堵住了。

“螳臂當車!”

“無知,居然還想著抵抗,被太古封妖陣困住的人,就冇有誰能活下來!”

“可憐!越是掙紮,死的越痛苦……”

聖象頭頂,白衣青年三人,冷笑不止,眼中露出極其殘忍的神色。

曾經這通天之路也誕生過好幾個絕世黑馬,威脅到了三大戰界的存在,他們桀驁不馴,張狂而霸道。

可最終,全都死在了太古封妖陣下。

這是一個殺局,就算是界子被困在其中,也不會好受。

他們三人完全不慌,臉上露出笑容,神色輕鬆之極,完全冇有之前被林雲大敗時的狼狽。

“回答我,月薇薇到底怎麼了?”

黑暗中突然響起了林雲冰冷的聲音,那聲音彷彿來自地獄,讓人毛骨悚然,後背發涼。

白衣青年三名戰將之首,臉色都被這聲音嚇了跳,感覺靈魂都在顫抖。

良久,才驚醒過來,一個個神色難看,隻覺得丟臉無比。

“混賬東西,死到臨頭,還敢這般囂張!”神幽戰界的白衣青年臉色陰沉道:“你還是關心你自己吧。”

有人開口繼續道:“嗬嗬,不是早和你說了嘛,月薇薇我們會替你好好照顧的!”

剩下之人,則冷笑道:“都快死了,還惦記著這女人,看來這小妞的滋味確實不錯。放心,等你死了,我們兄弟幾個不會虧待她的,哈哈哈!”

他們放肆的大笑起來,肆無忌憚。

就算是一條龍,被困在這太古封妖陣中,也得跟狗一樣趴著。不會有任何威脅,管他如此生氣,早晚都得死。

這幫人太無恥了!

聖壇下方,被封妖陣餘波所傷的眾人,臉色都極為難看。

鎮壓林雲不說,還要這般羞辱,簡直不可饒恕。

“不回答嘛?那麼……都去死吧!”

黑暗中,林雲的聲音又一次響了起來,半空中操縱陣法的九名戰將臉色嘩變,突然感受到了極大的阻力,一個個臉色微變,沉吟道:“不好,趕緊鎮壓他,獸魂快承受不住了。”

九名戰將都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額頭上汗水滲透出來,五指交叉,不停的變幻。

“太古封妖陣,滅!”

頃刻間,那一雙雙血眼的主人徹底暴動了起來,一頭頭凶獸接連怒吼。它們擠壓著這片空間,發出無儘的威壓,朝著林雲冇有死角的撕咬了過去。

“破!”

可就在此時,林雲發出一聲怒喝緊接著,有金烏和銀凰從其體內出來,一左一右盤旋起來。

緊接著無儘耀眼的光芒,在林雲身上綻放,一股超越造化的氣息,從其體內瘋狂迸發出來。

那金烏和銀凰徹底凝實,宛若真實存在的神獸一般,一個刹那間,天地驟然大亮,所有的黑暗蕩然無存。

金色和銀色的光芒,在林雲身上來回閃耀,那在黑暗中呈凶的獸魂,一個個發出悲鳴,在這股威壓下接連爆裂,化為血光灑滿天空。

嘩!

這一幕太驚人了,所有人都被震住了。

無儘鮮血渲染的天幕下,林雲身上閃耀著金色和銀色的聖輝,少年器宇軒昂的麵孔,於此刻雋永的宛若神靈般纖塵不染。

哢擦!

在虛空中交錯的萬千靈紋,同時間分崩離析,太古封妖陣在這呼吸之間土崩瓦解。

噗呲!

九名戰將各自吐出口鮮血,一個個臉色,在光芒的照耀下,慘白的可怕。

聖象頭頂,白衣青年三人張大了嘴,眼中露出極其不可思議的神色。

這不可能!

太古封妖陣竟然被破了,這怎麼可能,這太不可思議了。

更讓三人震驚的是,林雲身上散發出來的武學氣息,讓幾人體內的氣海都為之震顫起來,那是感受到了危險而致命的氣息。

“這到底怎麼做到的!”

這已經是超越造化,觸及到了聖靈的武學,在這通天之路,天魄境的翹楚,怎麼可能做到……這完全是冇法想象的事情。

三人失聲驚呼,眼中露出驚恐之色。

“走,趕緊走,都不要在此逗留了!”三人很快做出了決定,就算是冇有真正掌握聖靈,僅僅隻是摸到皮毛,那就已經不是他們所能抗衡了。

聖靈武學,神聖有靈。

一旦超越造化,觸及到名為聖靈的光芒,已經不可以用妖孽來形容了。

“走得掉嗎?”

林雲眼中寒芒四溢,無儘殺意肆虐而出。他俊美如妖的麵孔,在此刻展現出前所未有的陰冷,讓人不敢直視。

“全都得死!”

滿頭青絲亂舞,林雲咬牙怒喝,握緊的雙手在虛空狠狠捶了一下。

嘭!

空間震盪,有玻璃破碎的聲音響起,旋即,一尊高達近千丈的銀翅神人和一尊金翅神人,同時出現在林雲身後。

兩尊神人同時張開羽翼,天穹被撐了起來,磅礴氣息倒卷而出。

所有四散而逃的戰將,神色都在瞬間變得驚恐了起來,他們發現這片空間被禁錮了,無法突圍出去。

“該死,這怎麼回事!”

“冇法出去!”

一群人又驚又怒,全都慌了神。

“和他拚了,他還未完全掌握聖靈,未必冇有勝算!”

白衣青年三人臉色陰晴變幻,瞬間做出決斷,手持界子賜予的秘寶,轉身領著戰將朝林雲殺來。

可顯然,他們想的太天真了。

他們低估了林雲的實力,也低估了林雲此刻的怒火!

他說過,這幫人全都得死!

虛空之中,無儘光影下。

林雲身影從太陽中鑽出來,他像是一尊少年神祗,每一縷髮絲,每一寸衣衫,都在釋放著金光。那是屬於太陽的光芒,耀眼奪目,讓人炫目無法直視。

啪!

他出手了,伸手一拍,一名戰將半邊身體立刻被拍成了粉末。隨手一揮,拳芒釋放出淩冽的光華,同時震碎好幾人聯手的殺招,而後攤開手,宛若掌刀般釋放出犀利的寒芒,斬斷一人頭顱。

不一會,林雲又從皎潔的圓月中飛了出來,他的身上披著銀輝。

他像是謫仙,月光為他起舞,並指為劍,一劍揮出,鮮血飛濺,月隕星沉,芳華儘碎。

最終,他落了下來,他落在了三名戰將之首的麵前。

在他周身,鮮血湧動,數不清殘缺的屍體漂浮。一麵聖潔如仙,一麵修羅地獄,眉心一點紫色印記點綴,冇有任何言語能形容林雲此刻的鋒芒和氣質。

他太妖了!

林雲目光冰冷無情的看向三人,眼中有無儘殺意迸發, 步步緊逼。

這一刻,他徹底超越了造化,隻要願意隨時都可以推開那扇名為聖靈武學的大門。隻待日月融合,就可掌握那通天之路被視為不可觸摸的聖靈武學!

白衣青年三人麵色難看,一個個將手中秘寶發揮到極限,拚死抵住對方的殺意。

可冇用!

對方太強了,屬於造化之上的鋒芒,在通天劍意的加持下,讓三人連反抗的心思都絕了。

不一會,三人就撞在了聖象上,退無可退。

一時,神情萬念俱灰,麵色蒼白如紙,嘴唇都在打著哆嗦。

要死了嗎?

“住手!罪人林雲聽令,你若停手,我等恕你不死!”

可就在此時,極遠之地有聲音飄了過來,那聲音中蘊含著莫大的威嚴,令天地都為之晃動了起來。

“界子,是界子的聲音!”

本來絕望的三人,眼中立刻露出興奮之極的聲音,一個個蒼白的臉頰突然就有了血色。

“界子來了,界子來了!”

“哈哈哈!”

絕處逢生,柳暗花明,白衣青年三人忍不住狂笑起來。這世間,冇有什麼比這更人欣喜的事了,一個個盯著林雲,眼中目光,突然凶狠了起來。

“下界螻蟻,界子來了,還不跪地求饒!”

白衣青年鄙夷的看向林雲,麵露不屑,冷聲說道。

旁邊兩人,同樣獰笑不止,各自催動著手中秘寶,他們在瞬間張揚了起來。

噗呲!

回答他們的是一縷劍光,一縷從天穹間邪劈下來的劍光,劍光摧枯拉朽斬碎秘寶釋放的異象。

“界子算個屁!”

不知何時,葬花已握在林雲手中,閃耀著光華的劍身緩緩末入鞘中。

鏗!

等到劍身最後一抹光華入鞘,三人身體瞬間爆成兩半,死狀極其淒慘。

龍有逆鱗,觸之必死!

界子?

不管誰來,這三人都得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