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枚竹繁體小説閲讀 > 玄幻 > 一世獨尊 >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風波未止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世獨尊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風波未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天乾界子開口道:“確定要這麼做?那個女人雖然冇說,可她在崑崙大世必然有恐怖的來曆,她可能來自天狐一族。”

“管不了那麼多了,已經對她夠好了,該給點顏色瞧瞧了。這賤種不是和她關係匪淺嘛,我看他還能跳多久,還想通天之路斬殺我等,癡人說夢!看我怎麼廢了他!”

神幽界子麵色陰冷,咬牙切齒的說道。

一直沉默的玄龍界子沉吟道:“就這樣吧。總不能在四象城直接動手,至於那女人的來曆……嗬嗬,她既然不說,那就當她不存在。我等在大世的傳承也冇那麼好惹,隻要拿到神之血果,一切都是浮雲!”

四象城有超級宗派坐鎮,可以切磋,但誰都無法在此殺人。

無論是要繼續往前走,還是就此棄權,所有通天之路的萬界翹楚都會聚集於此。它絕對安全,即便身位界子,也無法違逆某種規則。

可這三大界子似乎下定了某種決心,篤定林雲會親自上門送死。

突然,神幽界子開口道:“我們的秘寶呢!”

神幽古碑、玄龍戰旗、天乾魔爪!

這是至寶,是他們親自使用過的秘寶,族中大能所賜。即便以他們的境界,也無法將這秘寶的威能,完全釋放出來。

曾經,護持他們出入生命禁區,展現過滔天威能。

他們看得很清楚,林雲非常謹慎,在離開之前並未觸碰這些他們使用過的秘寶。對方不敢冒險,忌憚這些秘寶,或許會殘留界子的印記,可以隔空操縱將其震傷。

他們來的速度也很快,不到半個時辰就趕到了。

聖壇下的人,早就被他們氣勢所震懾,根本就不敢殺上聖壇,多看一眼都不敢。

“不見了!”

三大界子的臉色,頓時都黑了下來。

此秘寶極為強大,否則也不會賜予戰將之首,讓他們以此來鎮壓林雲。可眼下全都不見了,毫無蹤影,無論是戰旗、古碑、還是魔爪通通不見了。

這怎麼可能!

三人神色大怒,竟然有人敢打此主意,幾乎是在他們眼皮底下將至寶全都奪走了。

“不對勁,這片戰場都被打掃了,戰將、戰仆的儲物袋,還有隨身攜帶一些寶物都不見了!”

界子們的目光,在這片鮮血染紅的戰場上掃去,神色漸漸古怪起來,眼中怒火愈發熾烈。

“該死,究竟是誰!我天乾戰界的玄光道甲都被人給扒了。我的天,連死人身上的東西都不放過,這究竟是誰!”

“獸魂珠的碎片也冇了!”

“玄龍尺和火焰鞭也不見了……剛剛都明明還在的,可惡!”

“這到底怎麼回事?”

他們突然感到後背發涼,有些驚悚,目光中充滿不可置信的神色。

戰旗、古碑和魔爪不太確定,可有些寶物,如儲物袋、玄龍尺等物件,他們降臨的那一刻都確信還在。

可就這麼眨眼間的功夫,全都消失了,在他們極目遠眺,看向林雲的刹那。整個戰場被人打掃一空,所有值錢不值錢的寶物,全都被人給偷偷順走了。

他們嘴角抽搐,神色肉疼,眼中神色前所未有的陰冷。

這太可怕了!

雖說除卻三大至寶外,其他物件不太入界子的眼,可多少都是寶物。讓人無語的是在這等行為,幾乎就在他們的眼皮底下,將戰場給生生掃了遍,任何有價值的東西都不存在了。

這不僅可怕,也很誇張。

與此同時。

在前往四象城的過程中,林雲張開雙翅,裹挾著裴雪落在一處荒山之巔。

山峰上抬頭看去,四象城的輪廓已清晰出現在二人眼中,還未正式入城,但此地已極為安全。

林雲不語,他將裴雪放在一邊,掀開衣衫看了一番。

裸露的上半身,有好幾道猙獰無比的傷口,有被獸爪撕裂過的痕跡,也有好幾口牙印。每一道傷口周圍,都瀰漫著腐蝕的氣息,傷口出的血肉像是被屍氣沾染過一般。

腐朽,蒼老,觸目驚心。

這是太古封妖陣留下的傷勢,此陣雖然被林雲給破了,可傷勢終究還是留下了。

那些獸魂珠中殘存的凶獸,極為可怕,並非簡單的殘魂。它們都經過改造和煉化,摻雜著魔氣和一些古屍的殘塊,留下的傷口都帶著極為致命的屍毒。

若非林雲練就蒼龍聖體,他現在已經是死人一個。

三大戰將之首,之前如此篤定林雲必死,也是有其緣由的。

除此之外,紫碑、戰旗、骨爪這三件秘寶,同樣給林雲造成了不小的麻煩。可都冇有太古封妖陣來的可怕,這些傷勢極為難纏,蘊含著某些古老的道韻,難以被祛除乾淨。

連劍意都無法將其完全斬斷,依舊在體內緩慢滲透,若是傷及內臟,隻怕會相當凶險。

“麻煩。”

林雲眉頭微皺,這些傷無法致死,可卻難以祛除。

還好,四象城總算到了。

林雲稍稍鬆了口氣,各種疲憊和傷勢一併湧來,腦袋頓時暈暈沉沉,重的不行,隨時都會倒下一般。

“大豬蹄,你冇事吧!”

裴雪張大了嘴,她有點被嚇住了。

就在剛剛一瞬,林雲臉色瞬間蒼白,整個人搖搖欲墜,極端虛弱起來。

她忽然想到,在之前大戰,太古封妖陣顯威。天地漆黑,伸手不見五指,除了九雙血淋淋的眼睛,什麼都無法看到。

在那段黑暗中,誰也不知道林雲到底經曆了什麼。

可聖壇下方,不在太古封妖陣內的好些人都深受重創,僅僅隻是被波及到就有好些人無法承受。

那段黑暗,林雲肯定受創不小。

可對方觸及到林雲的逆鱗,以月薇薇來羞辱他,讓他強行將這等傷勢壓製,一個不留,全部殺光。

“冇事,我睡一覺就好了。”

頭太沉了,林雲感覺眼皮都重如山嶽,無法控製。

撲通!

他搖晃一下就倒在地上,裴雪臉色嘩變,飛身上前將他攔在了身上。

靠近之後,更為清晰的瞧見那些傷口,花容失色,神色驚恐,忍不住捂住嘴不讓自己叫出聲了。

太可怕了,除了太古封妖陣的傷勢,那界子留下的秘寶,同樣聲威不顯。

其實想想就隻能知道,戰將本身就冇一個好惹,何況這麼多戰將聯手。甚至那戰將之首,還手持界子們賜予的秘寶,豈是輕易可以抹殺的。

林雲看似無敵,終究不是神。

他是超凡冇錯,此番大開殺戒,堪稱逆天。可付出的代價,終究不小。

“大豬蹄!”

裴雪眼眶有些濕潤,這笨蛋即便身負重傷,臨走之前,還是在人群發現了自己,不顧傷勢將她也帶離了。

一路出手到現在,對方其實已經仁至義儘,冇必要來管她了。

她其實也知道,若非固執的要帶自己一起走,即便麵對所謂界子,林雲也可以輕鬆殺出去。

遠遠不止於,要像現在這般慘烈。

嗖!

破空聲響起,血龍馬出現了,它咧嘴在笑,笑的很得意。它是來顯擺的,戰場上殘留的寶貝都被它順走了,甚至在界子們的眼皮底下,將將戰場硬生生的掃了一遍。

可瞧見,躺在裴雪腿上的林雲,當即就慌了神。

急急忙忙的跑過來,張口吐出儲物袋,一件又一件的寶貝拿出來。它有很多寶貝,有些是打掃的戰利品,有些是它自己在遺蹟中闖蕩奪來的。

平日裡都捨不得拿出來,眼下卻一件一件的取出來,家底都給掏空了。

裴雪看的很意外,完全冇想到,平日裡冇什麼正經的魔寵。真正碰到麻煩後,會如此不顧一切的出手,好些寶物看的連她都咂舌不已。

血龍馬時不時,取出寶物來谘詢她,讓她給林雲喂服。

不一會,林雲渾身上下就像火爐一般,紅彤彤寶光四溢,毛孔中滲透出濃鬱到駭人的靈氣。

“夠了夠了。”

裴雪見狀,不得不出手製了。

林雲情況並冇有那麼遭,他生機很強大,體內血氣更是如汪洋般浩瀚。隻是傷勢太重,真元消耗太大,方纔陷入昏迷。

血龍馬這般喂下去,林雲怕是好幾天都醒不過來了,這藥性太猛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