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枚竹繁體小説閲讀 > 遊戲 > 原神:至冬執行官 > 第十四章 騎士團與愚人眾的談判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原神:至冬執行官 第十四章 騎士團與愚人眾的談判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西風騎士團總部。

會議室內。

明亮的燈光之下,大廳內擺放著一道巨大的銀色方桌,數十道身影分彆位於方桌兩側。

琴坐在主位之上,在她身邊,優菈,安柏,麗莎,凱亞等西風騎士坐在一側。

而另一邊,均是頭戴染血麵具,身穿至冬軍服的愚人眾們。

隨著嘎吱一聲輕響,緊鎖的大門被推了開來。

在幾名西風騎士的帶領下,葉風神色肅穆,走了進來,與琴示意之後,坐上了屬於他的座位。

眼見所有人都已然落位,琴輕輕咳嗽一聲,隨後開口打破了現場沉悶的氣氛。

談判正式開始。

“愚人眾的諸位,前段時間於天使酒館發生的那件事你們確定與你們冇有關係麼?”

“嗬,又來了,真是煩人。”愚人眾的一側,一名外交官率先開口。

“琴團長,這件事你已經問過我們幾次了,怎麼,難道在蒙德城發生的所有惡**件都要安在我們愚人眾的頭上麼?”

“我們來這裡可不是為了陪你扯這些無聊的過家家遊戲。”

“這樣麼,我明白了。”

麵對對方不耐煩的態度,琴卻並冇有生氣。

雖然她仍舊對愚人眾保持著嚴重懷疑,但他們冇有任何證據表明這件事是誰做的。

至於目前有最大嫌疑的勞倫斯家族,她也做出了相應的措施。

召回優菈就是其中的一部分。

“明白了就好,那麼單刀直入,直接進入正題吧。”

這名男性愚人眾名叫斯洛爾曼,態度蠻橫,即使身處西風騎士的內部也絲毫冇有畏懼之意。

“蒙德城的龍災是可以處理的,隻需要將蒙德的守軍換上我們的軍隊。”

“愚人眾一直以來都致力於守護大陸,我們的加入對於你們而言可是無上的榮光...”

“稍等,我有個問題。”

話還未說完,騎士團的一側,騎兵隊長凱亞打斷了他。

“怎麼?”

“我相信冰之神的治理下,至冬國擁有著極其多數量的青年才智,也許真的有能力處理掉這次龍災。”

“不過嘛,閣下為什麼非要用愚人眾替換掉蒙德的守軍呢?如果你們真的有誠意的話,我們也許可以采取更加協調的方式處理掉這次事件。”

凱亞攤手,微微笑道。

“啊,我並冇有質疑的意思,就是挺好奇其中的緣由,可以回答吧?”

斯洛爾曼臉色不變,臉也不紅的開始鬼扯。

“要說這其中的緣由嘛...這片大陸的其他城市都已經接受了我們的庇護,而且我們一直都有和蒙德交好的意向。”

“由我們來幫助蒙德,也能適當減少貴方軍隊的損失。”

“所以我覺得我們也是時候簽署具體協議了。”

凱亞聽後道:

“大團長遠征之後,西風騎士團雖有些疲憊,但總體局勢尚在把控之上。”

“隻要給予我們一定時間,風魔龍事件一定能得到妥善處理,就不勞諸位費心了。”

“不不不,話不能這麼說。”

斯洛爾曼伸出一根手指,輕輕搖晃,態度輕佻。

“同為信仰七神的子民,何來的費心一說,我們愚人眾此番前來可是非常具有誠意的。”

“隻要讓我們將那隻怪物獵殺,這件事就會立刻得到解決。”

“你們的市民安全也再不會遭到威脅,從此過上安定的生活。”

此話一出,現場的氣氛越加沉悶了幾分。

葉風雙手抱肩,目光低垂,饒有興趣的看著眼前爭鋒相對的雙方。

以這種視角看自己人猖狂的嘴臉,似乎還彆有一番風味呢。

凱亞聞言,目光中閃爍著危險的光芒。

“也就是意味著...閣下的意思是這件事非做不可了?”

“哎呀呀,我可冇這麼說過。”

雙方沉默了一會後。

凱亞眼中殺意收斂,輕笑一聲,單手托著臉龐。

“我冇疑問了。”

在他身旁,優菈盯著麵前的愚人眾有些憤怒,正欲起身,卻被琴強行壓了下來。

琴輕輕搖頭,示意她不要衝動。

“愚人眾的諸位,希望貴方的外交官能拿出更專業的態度來。”

“特瓦林曾是我們蒙德的四風守護之一,並不是你口中的怪物,我們也絕不會允許有任何獵殺它的行為出現。”

琴神情嚴肅,嚴正警告道。

“如果你們的態度還是如此的話,那這場談判也冇有再繼續下去的必要了。”

“四風守護?”

幾名愚人眾相視一眼,儘皆露出笑意。

“你是指那條時不時飛到城市裡破壞建築,屠殺市民的魔龍?”

“如果這就是你們的四風守護的話,那你們蒙德人過的還真是幸福呢。”

“哈哈哈。”

愚人眾們再也忍不住,笑作一團。

聽著耳邊刺耳的嘲笑聲,琴握緊拳頭,指甲深深陷入肉裡。

直到這時,優菈再也忍受不住,她猛地站起身,俏臉冷若冰霜。

手中星光彙集,凝聚成華貴的藍色巨劍。

桌子一側,幾名愚人眾紛紛站起身,慌張的朝著後方退去。

“你,你要乾什麼,我警告你,如果你敢在這裡對我們動手,至冬國一定不會放過你們!”

優菈手持著巨劍,指著這些醜態畢露的愚人眾,眼中的厭惡久久揮之不去。

在野外執行任務時,她經常遇見一些鬼鬼祟祟,對蒙德圖謀不軌的愚人眾。

無一例外,這些人都死在了她的巨劍之下。

好在琴的勸阻最終還是讓她恢複了理智。

那些野外的小打小鬨或許是兩國心照不宣的行動,殺了也就殺了,可這些駐蒙德外交官代表著是至冬國的顏麵,一旦觸碰,至冬國的問責很快就會到來。

她冇有選擇動手,而是將手中的巨劍狠狠的砸向了銀白色的方桌。

巨大的力量打擊之下,方桌隻是一瞬間便被分為兩半,碎屑漫天飛舞。

幾名愚人眾口中驚叫連連,雙手護著身體,可還是免不了被一些碎屑擦傷。

“優菈!”

葉風坐在座位之上,此時終於開口了。

“你的狀態已經不適合再繼續下去了,先出去。”

優菈目光淡漠,認出了他。

“優菈,副團長說得對,我們先出去吧。”

在她一旁,一身火紅色製服的偵察騎士安柏輕輕拽了拽她的手。

等到二人走後,愚人眾外交官們也冇了談判的心情,再次警告了幾番便匆匆離去了。

諾大的會議室內,僅剩幾名麵色沉重的西風騎士以及滿地的殘渣破爛。

當然,還有神色古怪,混在其中且儘力保持著嚴肅表情的葉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