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枚竹繁體小説閲讀 > 遊戲 > 原神:至冬執行官 > 第十五章 凱亞的行動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原神:至冬執行官 第十五章 凱亞的行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這場談判就這麼草率的結束了。

雙方都冇有得到想要獲取到的東西。

倒是始終坐在座椅之上的葉風親眼見證了一場好戲。

事實上,這次談判就像如今蒙德困境的縮影。

風魔龍內亂,大團長抽走了大部分兵力遠征,以及愚人眾外交上無時無刻的施壓。

內憂外亂之下,如今的蒙德城就像一個跌跌撞撞試圖站起身的巨人,被這些危險之物挖下了無數塊細小的傷口。

雖不至於致命,但還是有著非常重大的影響。

“亞西恩叔叔,讓你見笑了,我一定很讓你失望。”

琴有些頹然的坐了下來。

這是琴第一次在外人麵前露出這般軟弱的姿態。

她也隻是個二十歲左右的女孩,此時難免有些懷疑自己的時候。

如果,如果大團長法爾迦在的話,這些愚人眾一定不敢這麼猖狂的吧...

琴的內心有些苦澀。

葉風搖搖頭,柔聲安慰道。

“這不怪你。”

“蒙德如今的孱弱是事實,可這並不代表我們就能任人欺負。”

“你不用為此沮喪,在我看來,在這一點上,你已經做得很好了。”

“謝謝你,亞西恩叔叔。”

琴勉強打起精神,揉了揉有些痠痛的太陽穴。

麗莎也走到她的身後,有些心疼的握住了她的手。

就在這時,葉風的餘光注意到了悄悄向後門溜走的凱亞。

“騎兵隊長,站住。”

凱亞身形一頓,意識到自己已經被髮現,索性乾脆轉過身來。

“哈,我還以為會議已經結束了,難道還冇有結束麼?”

看著對方撓著頭裝愣的樣子,葉風心中一笑。

“我知道你想做什麼,放手去做吧。”

“這件事我批準了,一切後果由我來承擔。”

凱亞一怔,隨後爽朗的笑道。

“那就多謝副團長大人了。”

......

傍晚時分。

幾名愚人眾喝的爛醉如泥,行走在偏僻的小路上。

他們正是白天出現在西風騎士團營地的外交官。

“哈,那,那些鄉巴佬,蒙德的刁民真是愚蠢,瞧瞧他們敢怒不敢言的眼神,嘶,那感覺真讓人舒暢啊。”

斯洛爾曼渾身散發著酒氣,胳膊搭在同伴的肩膀之上,由對方攙扶著朝著駐地走去。

“不過不得不說,這裡的酒味道可真好,聽說他們國家的經濟命脈都把握在那個賣酒的家族上...酒鬼的國家,真是可笑。”

“哈哈哈。”

幾人聞言鬨笑起來。

言語之中充斥著對蒙德城的不屑。

在眾人頭頂的一處建築上,凱亞神色冰冷。

注意到幾人已經回到了駐地,他腳步微動,消失在了月夜之下。

再一次現身時,凱亞出現在了斯洛爾曼的房間內。

“嘿,老兄。”

斯洛爾曼一驚,就連渾身的酒意都散去不少。

“你,你這傢夥什麼時候進來的?”

“彆緊張,我是西風騎士團的凱亞,白天在會議上多有得罪。”

“長話短說,貴方的條件,代理團長正在考慮。”

“我個人的想法是,要求適當的放寬一點,那麼一切就都好說。”

凱亞垂下雙目,言語中帶著一絲誘惑。

“放寬要求?我怎麼可能隨便答應...”

斯洛爾曼明白了對方的來意,冷笑一聲,開始擺起架子來。

“這當然不是空口的提議,想要促成此事的那位已經為您準備了一份可以表達誠意的禮物。”

“哦?”

......

第二天,斯洛爾曼瞞著愚人眾,鬼鬼祟祟的趕往了約定地點。

凱亞早已在那裡等候多時了。

“禮物就在地下室內,您進去就可以看見。”

斯洛爾曼提著燈籠,將信將疑的探頭注視著漆黑的地下樓梯。

思考了一陣後,最終貪慾還是戰勝了理智。

一連走了許久,四周越發漆黑。

忽地,重重的關門聲響起。

四周的燈光亮了起來。

凱亞神色淡然,現出身形,朝著驚慌失措的斯洛爾曼走去。

“你,你騙我!”

斯洛爾曼意識到了不對,轉動著眼珠,試圖尋找著逃離出去的機會。

凱亞揮了揮手,濃鬱的寒氣化為瘮人的刺骨冰錐,穿透了他的手腕,將他死死的釘在牆上。

“啊!”

淒慘的嚎叫聲響徹整個地下室。

“你,你怎麼敢,你就不怕至冬國的報複麼?”

“嗬嗬。”凱亞拋擲著手中的圓形玩具,玩味的笑著。

“報複?如果讓他們知道的話,還真是有點怕呢,畢竟,我從來都冇有懷疑過愚人眾的實力。”

“所以啊,這件事無論如何也不能讓他們知道。”

對於他而言,隻要最後的結果是正義的,那麼中間的過程是怎麼樣都無所謂了。

哪怕為此做出一些黑暗之事。

這便是他心中的正義。

“你!”斯洛爾曼臉上一陣變化。

“放,放過我,一切都好說...”

“啊,這麼容易就交代了,看來你對至冬國的忠心也冇有多少呢。”

凱亞目光中充斥著殺意,收回手中的玩具,伸出手,死死的掐住他的脖子。

“所以,告訴我,你們愚人眾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背後的主使者是誰?”

“咳啊!”

“我,說,我說。”

凱亞微微鬆開了手,讓他的發音努力變得完整。

“是,是執行官,女士大人讓我們這樣做的。”

斯洛爾曼重重的咳嗽著,脖頸處肉眼可見的淤青。

“女士...”

凱亞目光閃爍。

難怪最近愚人眾的外交活動越來越頻繁,施加的壓力也越來越嚴重。

原來已經有執行官抵達蒙德了麼。

“還,還有。”

為了活下去,斯洛爾曼決定將自己瞭解到的資訊全部吐露出去。

“還有一個執行官,他叫少...呃”

忽地,晶瑩的透明箭矢從黑暗處飛來,凱亞下意識的躲閃過去。

箭矢狠狠的撞擊在斯洛爾曼身上,化作無數塊碎冰。

凱亞瞳孔一縮,來不及追查凶手,拚命的搖晃著麵前的身體。

“喂,醒醒,醒醒,還有一個執行官是誰!”

然而還是慢了一步,斯洛爾曼的身體漸漸僵硬,失去了所有生機。

屍體無力的倒在地上,最後那一個字終究冇吐出來。

凱亞握緊了拳頭,猛地向後看去。

黑暗之中,那道若隱若現的身影忽地消失不見。

“給我站住!”

凱亞怒不可遏,他怎麼也不敢相信,到手的線索就在他眼皮底下冇了。

他追了出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