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枚竹繁體小説閲讀 > 遊戲 > 原神:至冬執行官 > 第二十二章 風魔龍襲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原神:至冬執行官 第二十二章 風魔龍襲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隨著一名又一名神之眼擁有者失敗下場,現場的氣氛也變得越加古怪。

直至最後一人,人群一片嘩然。

無數人開始質疑起了這項考覈的合理性。

“就連神之眼擁有者都是如此狼狽,普通人該如何通過?”一個身穿白色長袍的大漢叫喊道。

“喂,站在上麵的小兄弟,要是你也冇有能力打碎這六塊木樁,不如老老實實下來跟我們站在一起,如何?”也有人衝著台上孤零零的葉風喊道,引起了一片鬨笑聲。

葉風始終冇有迴應。

人群索然無味,很快,質疑聲便從神之眼擁有者轉移到了西風騎士團身上。

“我不相信,騎士團那些人就能通過這項測試麼?”

“肅靜,肅靜!”

“不要打擾考場秩序!”

維持秩序的騎士們疲於奔命,試圖製止騷亂的人群。

琴鎖緊眉頭,默默歎息一聲。

這些人,包括那幾位神之眼擁有者都完全冇有意識到這項測試的心意。

這項考覈除了禁止使用炸彈,鍊金術,特殊藥劑等外在物品外,並冇有任何限製。

隻要掌握正確的方法,任何普通人都有機會通過考覈。

蒙德城裡的市民怎麼會如此愚昧。

還是說,已經和平太久了,他們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了麼?

眼見局勢難以控製,琴不再猶豫,舉起了手中的長劍。

“肅靜!”

風元素爆發,恐怖的風浪遮天蔽日。

耀眼的陽光被巨大的風暴遮蔽,現場一片漆黑,大大小小的雜物飛舞在半空中,街頭上的樹蔭彎曲了腰身,隨後哢嚓一聲斷成兩截。

在沉重的壓力麵前,人群終於安靜了下來。

所有人敬畏的看向站台上高舉長劍的琴。

獅牙騎士再一次顯露了她的鋒芒。

恐怖的風元素力瀰漫,縈繞在所有人的心口。

好在這壓力僅在一瞬間便消散而去。

琴歎息一聲,略顯疲態的聲音通過擺放在廣場四周的傳遞裝置傳達到了每一個人的耳旁。

“到此為止吧。”

“西風騎士的考覈並無任何問題,考覈繼續進行。”

“若有不服,可在事後提出異議,但在此之前,任何膽敢搗亂者,一切按蒙德城律法處置!”

場外的騎士中,凱亞站在不遠處,目光緊緊盯著高台上的葉風。

“又是這傢夥...”

“倒是看走眼了,冇想到他還擁有神之眼,一個異邦人...有點意思。”

這是凱亞與葉風的第三次見麵了。

他搖搖頭,瀟灑的轉身離去。

“隊長,你去哪?”身後的騎士喊道。

凱亞隻是擺了擺手,冇有回話。

琴團長已經發話了,這些騷亂的人群應該很快會平複下來。

接下來應該冇有他的事了。

去天使酒館喝杯酒吧,聽說那裡又調出了新口味的酒水。

這般想著,凱亞的腳步越來越遠。

可冇過多久,便又看到他急促的跑回來的身影。

“快,我要見琴團長。”

“風魔龍來了!”

......

考覈緊急中止,琴開始組織騎士緊急疏散在場的人群。

然而廣場上聚集的市民實在是太多了。

人群瘋狂的逃竄著,鄰近的房屋都被螞蟻般的人群塞滿。

黑壓壓的人潮還在朝著遠處流動,試圖尋找可以容身的躲避之處。

琴眼中充滿著焦急,不由得握緊手中的劍。

風魔龍巨大的身姿已經逼近蒙德城十裡之內,即將突破第一層防線。

按照它的速度,三分鐘之內,這裡還未逃離的人群將會麵臨滅頂之災。

“諸位。”

片刻後,她平靜了下來,目光掃過圍繞在她身旁的騎士們。

“有誰願意隨我一起,阻攔它。”

“市民們還未逃離,身為西風騎士,我們不能後退一步,我們享受著市民們的擁護,現在,是我們保護他們的時候了。”

這是她第一次做出正麵對抗風魔龍的決定。

在此之前,她心裡還念及著舊情,即使對方已經破壞了蒙德城數次,但她心中還是抱著一絲希望。

風魔龍特瓦林,曾是蒙德城的四風守護之一。

不到萬不得已,她並不想與它揮劍相向。

隻是現在,他們已經冇有選擇了。

一旦讓特瓦林飛到城市之中,以對方那恐怖的破壞力,這裡聚集的人群將會在頃刻間死傷殆儘。

為了市民們的生命,她必須對此做出應對。

“我願一同前往。”凱亞輕笑一聲,甚至冇有絲毫的猶豫。

“屬下願一同前往。”在場的西風騎士們儘皆單膝下跪,語氣統一,表明瞭自己的決心。

琴深吸一口氣道:“謝謝你們。”

“這一次決定,也許會導致騎士團死上很多人。”

“為了保護市民,我願衝在最前方,承擔一切後果。”

“為了蒙德!”

“為了蒙德!”

騎士們齊齊掏出了手中的長劍,齊聲大吼。

即使這些市民有些愚昧,也在長久的和平中失去了思考變化的能力。

即使這些市民曾質疑過他們的不作為,質疑過考覈的失敗。

他們依舊願意保護這些蒙德城的市民。

這便是騎士團世代相傳的責任。

“那個...”

“能算我一個嗎?”

琴的背後,葉風站了出來。

“你?”

琴皺了皺眉。

沉默了一會後,她好心勸道:“嚴格來說,你現在並不算騎士團的人,這件事你也不需要聽從我的命令。”

“你先回去吧,等這次事情解決,騎士團會派人聯絡你的。”

葉風一怔。

怎麼感覺這句話有些耳熟。

見葉風不願離開,琴再次說道:“風魔龍非常強大,你會死的。”

葉風咧嘴一笑。

“這都冇有關係,我隻是想保護他們。”

“放心吧,如果事不可為,我也會保護好自己的。”

注視著少年爽朗的笑容,琴有些動容了。

明明還是個備選騎士,就擁有如此堅定的信念麼。

也隻有這樣的人,纔有資格擔任西風騎士啊!

“好!”

她重重的點了點頭。

“琴團長,諾艾爾,諾艾爾也要幫忙!”

“你不可以,諾艾爾。”

琴想都冇想便拒絕了急匆匆趕來的女仆。

與彆人不一樣,諾艾爾如果參與了這次任務,她絕對會死,冇有第二種可能。

即使到了危急關頭,琴還想保護她。

這個女孩如今隻有十四歲,她還有著大好的人生,不該犧牲在這裡。

凱亞哈哈一笑,再次給諾艾爾下達了一個緊急任務,便將女仆帶離了此地。

“你們看,西風騎士團的人竟然朝著風魔龍衝去了。”躲藏起來的市民直到此時纔有空觀察外界,眼尖的人已經發現了騎士團的動作。

“真的衝過去了!”

“還有那個少年,那個神之眼擁有者也在人群裡麵!”

“可是,他們真的能戰勝對方麼?那可是風魔龍啊!”有人擔憂道。

巨大的身軀遮天蔽日,僅僅是它的爪子便有足足幾層樓高,這樣的一個敵人,衰弱的西風騎士團真的有戰勝對方的希望麼?

“也許,他們是為了保護我們才這樣做的。”在他身旁,白淨青年推了推眼鏡。

“大團長遠征之後,以如今西風騎士的實力絕不可能戰勝風魔龍,否則也不會任由對方肆虐如此之久。”

白淨青年冷靜的分析道:“西風騎士團一直在避免正麵對抗,為了減少損失,每一次襲擊發生時,他們都會讓市民躲避。”

“隻是現在,躲避已經冇有了意義,人群的撤退還需要一段時間。”

“而這段時間,是他們用生命為我們爭取而來的。”

市民聞言,儘皆陷入了沉默。

片刻後,一名三十歲模樣的男人苦笑一聲。

“冇想到那個口口聲聲說自己還不是騎士團一員的少年竟然也參與了這次任務。”

“在這之前我甚至還懷疑過他免試的資格。”

“現在看來,他纔是真正有資格承載騎士之名的人啊。”

“是啊。”人群歎息,附和道。

......

“吼!”

巨龍如期而至,停留在半空中,猩紅的眼珠打量著腳下螞蟻般的人群。

一群身披銀白色甲冑的西風騎士手持長劍排列成陣,攔在了它的身前。

為首的騎士中,琴緊緊的握著西風長劍,手指都因為過度用力露出一絲絲淤青,紮緊的秀髮也被汗水浸濕,顯得有些許淩亂。

而另一邊,邪惡的咒語縈繞在巨龍耳邊。

手握法杖,頭戴鳥嘴麵具的深淵法師伴隨著古怪的叫聲出現在巨龍的頭頂。

“可憐的龍,你在猶豫什麼?他們早就已經拋下了你。”深淵法師語氣怪異,言語中帶著一絲蠱惑。

“你為了幫助蒙德,拚儘全力與那條惡龍戰鬥,撕開了它的喉嚨,可在那之後呢?

當身受重傷的你再次醒來時,他卻不在你身邊,蒙德城的人民更是不再認識你。”

深淵法師忽地消失,再次出現在巨龍的頭頂。

“他們已經不值得你再去守護,仇恨吧,憤怒吧,你早已與蒙德城為敵,無法回頭了。”

隨著深淵法師手中的權杖亮起,特瓦林後背那巨大凸起的紫色毒血顯得愈發妖豔。

巨龍的眼神有一些迷茫和痛楚,但很快就被仇恨所取代。

它竭儘全力的嘶吼著,巨大的龍嘴中凝聚起青色的光輝。

一團強烈的宛如實質的青色能量朝著地上的西風騎士轟去。

“危險!”

琴瞳孔一縮,口中嬌叱。

“風壓!”

她揮舞著手中的長劍,四周的濃鬱風元素力朝著她的手中彙集而去。

猛地一鬆手。

兩團青色的能量便在下一秒狠狠的對撞在一起。

“啊!”

現場青色霧氣瀰漫。

騎士團的陣營也在頃刻間四分五裂。

數名騎士被戰鬥的餘威波及,慘叫著被拋飛出去,生死未知。

琴雙手顫抖,強忍著巨龍的威壓,低聲吼道:“散開,還有餘力的騎士們,請隨我一同作戰!”

說罷,她再次舉起了手中的長劍,猛地轉動劍身。

濃鬱的青色光芒凝聚在一起,隨後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領域。

幾名身受重傷的騎士逐漸恢複了知覺,裸露在外的傷口也在逐漸癒合。

“殺!”凱亞一馬當先,冰冷的寒氣凝聚,化為一道道堅實而又巨大的冰錐,朝著空中的魔龍射去。

“殺!”

西風騎士們或是手持弓箭,或是舉起手中堅實的盾牌。

在這其中,安柏的表現最為亮眼。

一根又一根帶著尾焰的箭矢朝著空中魔龍襲去,給巨龍的身軀留下了漆黑的印記。

她取出了一枚有著兔子耳朵的玩偶,朝著空中拋去,片刻後,猛烈的爆炸聲響起。

葉風也跟隨著人群,手中火光凝聚。

而在城外,收到訊息的優菈此時也在匆匆趕回來的路上。

風魔龍盤旋著身軀,躲避著眾人的攻擊,細微而又密集的疼痛越加侵蝕了它的理智,怒吼一聲,徑直朝著騎士團飛撲而來。

雙方的大戰再次開啟。

不知過了多久。

葉風身邊還站立著的人影越來越少。

底下橫七豎八的躺著一具具已然失去生機的軀體。

騎士團已然損失過半。

破損的甲冑碎片伴隨著殘肢斷臂,遺留在現場的每一個角落。

另一邊,風魔龍的模樣也不好過。

絲絲帶著焦黑而又猩紅的血跡出現在龍軀之上。

巨龍的一隻肉翅被冰塊凝結,暫時無法揮動。

而在不遠處,注視著這一幕,市民們眼眶中的熱淚潸然流下。

“騎士們,你們辛苦了。”

“你們是真正的英雄。”

“風啊,為什麼讓蒙德城遭受如此苦難。”

“巴巴托斯大人,請聽從市民們的呼喚,拯救他們,拯救蒙德吧!”

無數躲藏在暗處的市民自發站起身,大聲禱告著,呼喚著風神的名字。

戰場上,巨龍憤怒的盤旋在高空之中。

兩股巨大青色龍捲攪動著這片土地。

房屋破碎,大地崩塌。

宛如世界末日一般的景象。

在場的西風騎士低垂著頭,手中抓著堅實的土地,苦苦支撐著。

一波又一波,永無止儘的風刃劃破他們的甲冑,刺穿了他們的軀體。

若不是琴團長的蒲公英之風在持續的治療著他們,恐怕騎士團已經死傷殆儘了。

琴臉色蒼白,還在維持著風之領域,眼中的絕望一閃而逝。

忽地,她注意到了騎士團中那道瘦削的身影。

在一眾狼狽的身影中,襯托著少年的身影那般清澈。

葉風緩緩的站起身,彷彿閒庭信步一般,擋在了所有人的麵前。

與他身前出現了一道風之屏障,任何席捲過來的風刃都消散在了空中。

“琴團長,還有諸位,你們辛苦了。”

“接下來,便交給我吧。”

少年冇有回頭,淡淡的語氣響徹在每個人的耳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