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枚竹繁體小説閲讀 > 遊戲 > 原神:至冬執行官 > 第二十三章 封印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原神:至冬執行官 第二十三章 封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一處參天大樹前,綠色身影此時正悠然的躺在樹蔭下。

絲絲晶瑩的液體從他的嘴角溢位。

綠衣少年用手臂遮擋著陽光,呼呼大睡。

而在他的身側,橫七豎八的倒著幾瓶被喝的精光的酒瓶。

忽地,睡夢中的少年眉頭皺了皺,隨後猛地驚醒。

他坐起身,似乎察覺到了什麼,碧綠瞳孔上滿是疑惑。

片刻之後,少年的身影化作點點綠色星芒,消失在了原地。

蒙德城內。

葉風喚出巨大的風之屏障,攔在了所有人的麵前。

眾人隻感覺渾身的壓力一鬆。

無邊無際,無窮無儘,宛如風刃的綠色能量在頃刻間消失殆儘。

“這,這是什麼?”

琴捂著溢位鮮血的手臂,不可置信的問道。

她的手臂在剛纔的作戰中被魔龍的風刃卷傷,至今還未康複。

蒲公英之風的效果也在逐漸減弱。

長時間釋放之下,她的體力也在飛速消耗,就快要到維持不住的地步。

就在她快要絕望之時,卻冇想到這位異邦的旅人卻站了出來,並在揮手間攔住了恐怖的襲擊。

葉風並未解釋,而是趁著這個暫時的機會開口問道:“琴團長,我需要你的幫助。”

“你的風壓劍還能釋放麼?”

琴沉吟了一會,感受了一番身體狀態,沉重的點了點頭。

“可以,需要我做什麼?”

“很簡單,風魔龍飛在空中,我雖有能力對其造成傷害,卻並不足予以它重創,想要戰勝它,必須飛到巨龍的軀體上才行。”葉風道。

“也就是說,我需要你用風壓劍將我送至高空,在那之後,我會想辦法觸碰到它。”

“這...不行!”

琴皺起了眉。

“我的風壓劍雖然能做到你所說的效果,將你送到高空,可這是有代價的。”

“你的身體會承受不住這股壓縮到極致的風,這會害了你。”

她拒絕了葉風的提議。

風壓劍的原理便是在劍尖之間凝聚起小型風暴,隨後猛地朝一個方向釋放出去。

這股小型風暴破壞性極強,完全不是人體能夠承受住的。

一旦被擊中,輕則渾身是傷,重則當場殞命。

所以無論如何,她都不可能同意這項完全是自殺的計劃。

“請你相信我,琴團長。”

葉風認真道。

“這招傷不了我,我有能力躲避你的攻擊。”

見琴還是有些猶豫,葉風乾脆走出了風之屏障的範圍。

他的身體籠罩在藍色的聖霧之下,逐漸變得透明。

在一陣陣驚呼聲中,無數的風刃穿過他,擊打在風之屏障上。

“琴團長,現在你相信了麼?”

他退了回來,急忙收回了藍色聖霧。

就這麼一會的功夫,法力值便流失了兩成。

琴此時終於動搖了。

“竟然還有這樣的技能...”

她咬咬牙,最終還是同意了葉風的計劃。

“你,一定要活著回來。”

她單手放在胸口,鄭重的叮囑道。

在她身後,殘餘的騎士團,凱亞,安柏等眾人神情嚴肅,緊跟著琴的身後行了一個騎士禮。

此時所有人都已經認可了他。

飛到高空,與那遮天蔽日的巨龍搏命,這是何等壯烈的決心與犧牲。

少年微微一笑,轉過身,隨意的擺了擺手。

“開始吧,可彆讓我們的老朋友等急了。”

他高昂著頭,內心的戰意沖天而起。

巨龍特瓦林此時正朝著地上的人群撲來。

尖銳的爪子近在咫尺,龍嘴中甚至能清晰看見陽光下閃爍的森森獠牙。

但他卻冇有絲毫的懼意。

“特瓦林,不知道你跟我這位愚人眾執行官相比,我們之間究竟孰強孰弱。”

他還記得,自己的那位同事【博士】可是揮手之間便滅掉了與特瓦林近乎同級彆的魔龍杜林。

自己可不能丟執行官的臉啊。

他深吸了一口氣,隻感覺渾身上下的毛孔都在興奮的顫抖。

在他身後,琴已經舉起了手中的長劍。

濃縮到極致的綠色風暴彙集在一起,在葉風鼓勵的眼神上,將他慢慢送至高空之上。

“還好,此時的壓力還能夠接受。”

葉風默默感受著身體的撕裂感,並冇有第一時間啟動絲縷纏流。

這項技能會召喚出藍色的聖靄圍繞在他的軀體,任何來自外界的攻擊都無法選取或是命中他。

一旦使用,琴的技能便會立刻失效。

從某些方麵來說,藍色聖霧的他便是絕對無敵。

隻是這項無敵的技能也有兩個重大的缺陷。

其一,雖說領域外絕對無敵,但一旦敵人來到領域內,這項技能便會瞬間失效。

其二便是恐怖的技能消耗,每秒鐘消耗最大值為10%的法力值,也就是說即使他拚勁所有也僅僅隻能釋放十秒而已。

但這一切都掩蓋不了它的光芒。

絕對無敵,這意味著哪怕是神明親至,也無法穿過他的藍色聖霧,對他造成任何傷害。

“快!我就要維持不住了!”

底下,琴急促的呼喊聲喚回了他的注意。

葉風沉下心,此時他已來到了高空之中。

巨龍特瓦林出於戰鬥本能,謹慎的停留在了他的身前不足數十米的地方,並冇有冒然靠近。

一人一龍遙遙對望。

琴嬌叱一聲,恐怖的元素風暴脫手而出。

藍色聖霧瀰漫,葉風躲過了這一擊,隨後猛地收回。

但與此同時,失去了向上推送的動力後,他的軀體也在急速下墜。

在場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不遠處的市民更是默默握緊了拳頭。

所有人都看到了這一幕。

琴癱坐在地,已經到達極限的身軀再也無法釋放出任何一個技能,此時的她就連抬起胳膊都無比艱難。

“失敗了麼?”

葉風的身體還在下墜,可一人一龍的距離還有數十米之遠。

在空中無處借力的他,還有什麼辦法去到風魔龍的背上?

絕望的情緒籠罩在所有人的心頭。

“小鬼,騎士團是讓你來送死的嗎?”

巨龍背上,手握法杖的鳥嘴深淵法師語氣怪異,開口嘲諷道。

“看來騎士團真的已經到了極限呢,竟然讓你一個小鬼出來受死,可憐的蒙德市民,怎麼會擁有一批如此孱弱的統治者。”

葉風輕笑一聲,眼中鋒芒外露。

“痛貫,天靈!”

半空中掉落的身軀忽地再度拔起,手中凝聚起鋒利的長劍,橫空躍起數十米高,隨後重重落地。

手中的長劍伴隨著某種特殊的灰色霧氣重重的劈在了巨龍的背上。

巨龍吃痛,怒吼一聲,遮天蔽日的軀體猛地一個趔趄,失去了所有的平衡,徑直朝著地麵上掉落。

灰塵散去。

葉風緊緊的抓著深淵法師細小的脖頸,冷笑一聲。

“真是囉嗦。”

“你們深淵來的傢夥廢話都這麼多的麼?”

巨龍急劇下墜。

本就露出些許疲態的它再也無力承受這一次襲擊,口中連連嘶吼,卻無法止住下墜的身軀。

轟隆!

巨龍重重砸落在大地上,大地損壞,無論是用來測試還未來得及收走的木樁亦或者四周的房屋儘皆破碎,捲起了無邊無際的風暴。

整個廣場上方彷彿都顫抖了一下,躲藏在暗處的市民突然感覺自己放在手邊的水杯,也為之震動出一道道波紋。

不少人驚叫出聲。

“竟然這麼強...”人群中,一人驚歎道。

“我...我看到了什麼?他..他竟然把風魔龍踩在了腳下?”冷峻青年吞了吞口水。

“你冇有看錯...”有人張大了嘴巴。

“你們看,那些木樁,全都碎了!”冷峻青年最先反應過來。

眾人對視一眼,有些苦澀。

他們竟然會質疑這樣的強者無法擊碎六塊木樁。

從空中墜落,僅僅一擊便摧毀了無數倍數量的木樁,這樣的實力,難怪擁有免試的資格。

數秒之後,灰塵散去,隱約露出一道身影。

葉風立在龍身之上,如同亙古存在的石像。

但在他腳下,卻以他為中心,如蜘蛛網一般的裂痕向外密密麻麻的蔓延出去,厚實水泥打造的堅固廣場,被他砸出一個大坑。

特瓦林昂起碩大的龍頭,汩汩鮮血從腹部溢位,不住的哀鳴著。

它受傷了。

龍背上。

葉風目光中滿是冷意,死死的抓著白袍鳥嘴麵具的深淵法師,腦海中回憶著這傢夥的資料。

深淵法師擁有人的智力和外觀,通過失落的古代語言運用元素力量,同時也能驅動排斥神之眼的,不同於七大元素的深淵力量。

而深淵力量則是繼承自失落古國坎瑞亞的漆黑。

“嗚哇,嗚哇。”

深淵法師發出一陣古怪的叫聲。

“閉上嘴,否則,我殺了你。”

淡淡的語氣從葉風嘴中傳出,手上的力量加緊,攜帶著徹骨的殺意。

既然是用咒語催動力量,那,就讓他開不了口。

忽地,葉風手中凝聚起岩元素光芒,一拳揮出,深淵法師悄然凝聚而起的元素護盾頃刻間破碎。

“我說了,不許動!”

深淵法師這下徹底老實了下來。

看著麵前老實的如一隻鵪鶉似的身影,葉風眼中一陣無趣。

“深淵如今的領導者是誰,王子,還是公主?”

深淵法師沉默了一會,似乎在想對方為什麼會知道這種情報。

“回答我。”

葉風不耐的催促道,手中再次彙集起岩元素的光澤。

在來蒙德城後,他便瞭解到了當今的時間點,此時那位旅遊者與小漂浮還未到來。

他並不清楚這次到來的旅行者是誰。

是哥哥,還是妹妹?

“是,是王子殿下。”

深淵法師口吐人言,艱難的說道。

來的人是妹妹麼。

葉風瞭然。

沉默了一陣後,他再次開口了。

“想活下去麼?”

“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離開深淵,加入我們。”

葉風目光閃動。

這個我們顯然指的不是蒙德城。

若是在此收服這個傢夥,也許能為深淵安插一個細小的釘子,也能為未來的行動帶來些許便利。

可誰知,在聽到葉風這句話後,深淵法師明顯激動了起來。

口中一陣胡亂的怪叫,其中隱隱夾雜著幾個他所能理解的詞彙。

“偉大...古國被降下了不義的懲罰,偉大..古國子民被歪曲成了怪物....若深淵是它的名,那我...便效忠深淵,永世...不會背叛。”

葉風眉頭一皺。

“這樣麼,那你就去死吧。”

夾帶著岩元素的重拳,徑直穿透了深淵法師的心口。

麵無表情的擦拭著手上的黑血,葉風心中毫無波動。

“接下來,該你了。”

腳下的巨龍此時終於緩過勁來,再次展開了肉翅,試圖朝著高空飛去。

就在這時,龍背上的葉風神色一動,感覺一陣莫名的心悸,忽然有股大禍臨頭之感。

彷彿有道莫名的視線從虛空之中凝視著他。

“怎麼會?!”

葉風臉色一白,心中空落落的,似乎失去了什麼極為重要的東西一般。

“我的元素力。”

“不能用了?!”

緊緊抓著龍背,不讓巨龍將他甩落下去。

隨著深淵法師的死去,空氣中的無儘惡意宛如實質,朝著他包裹而來,壓得他近乎喘不過氣。

良久後,他才察覺到了不對勁的來源。

“任何元素技能都已經無法感知,無法調用,就像是被人封印了一般,這是怎麼回事?”

“到底是誰乾的,我竟然冇有絲毫的察覺。”

他連忙打開任務係統。

所擁有的岩,水,風,冰,草係技能全部陷入了灰色。

法力值僅剩了一半。

目前唯一能調用的隻有絲縷纏流與痛貫天靈。

這兩項技能並不屬於任何的元素力,所以還能動用。

“危險了。”

他麵色一沉,此時的巨龍掙紮之意越發劇烈,而他的力量卻悄然流失了大半。

戰局僅在一瞬間便逆轉。

“異邦人,放鬆身體。”

忽地,在他耳旁響起了一陣悅耳的琴聲。

溫柔但卻無法反抗的力量拖著他的身形,將他帶離出了龍身,從空中緩緩降落。

風魔龍特瓦林猩紅的眼珠也逐漸恢複了一絲清明。

“是,你麼?”

風中傳來一縷若隱若現的歎息。

風魔龍怒吼一聲,踉蹌著龍軀,朝著遠處飛去。

溫柔的風吹拂著所有人的麵龐,琴也在匆匆趕來的麗莎與優菈的攙扶下緩緩站起身。

注視著損失慘重的騎士團,風中再次傳來一縷歎息。

【任務:擊退風魔龍,任務完成】

【獎勵:1000金幣,技能:幻象。】

【幻象:暫時消失,消耗200法力值並製造出一個自己的幻象,幻象持續時間由消耗的法力值決定,最大存在時間為一天,幻象死亡時會爆炸。】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